中远海运:全球港口 “买买买” 的深层逻辑

  6月12日,上港集团发布公告称,同盛投资拟将其持有的上港集团34.76亿股协议转让予中远海运集团,双方确认标的股份价格为5.45元/股。交易完成后,同盛投资持有上港集团4.86%股权;中远海运集团直接持有上港集团15%股权。上港集团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仍为上海市国资委。此次转让目的是为加强中远海运集团与上港集团间的战略合作。

  同样是在6月12日,中远海运集团控股公司中远海控发布公告称,中远海运港口、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与 TPIH Iberia, S.L. U.(西班牙注册公司,TPIH)签署买卖协议,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以 2.0349 亿欧元(折合约15.555 亿元)的价格收购TPIH所持有的西班牙Noatum港口控股公司(NPH)51%股权的股份,由中远海运港口为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履行买卖协议提供担保;交割完成后,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和TPIH 将分别持有 NPH 51%和49%的股份,NPH将成为中远海运港口的控股子公司。同日,中远海运港口、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TPIH和NPH 订立股东协议,待约定条件满足时,TPIH 有权要求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收购其所持 NPH 的全部股份。

  一天时间内,涉及三家上市公司、两份公告、中外两个港口股权,最终都纳入中远海运集团麾下。作为航运产业集群主要业务之一的码头业务,一直为中远海运集团提供稳定的利润来源,更是其全球化战略的直接载体。

  在中远海运集团成立的一年多时间里,其在码头发展战略上显得颇为“激进”,已经出手多个码头项目。那么,中远海运集团全球港口“买买买”背后的深层逻辑究竟是什么呢?

===============================================

欧洲再下一局,控股西班牙码头

  6 月 12 日,中远海运集团旗下控股公司中远海控(601919.SH)发布公告称,中远海控旗下控股子公司中远海运港口(01199.HK)、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中远海运港口全资子公司)与TPIH Iberia, S.L. U.(TPIH)签署买卖协议,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以 2.0349 亿欧元(折合约15.555 亿元)的价格收购 TPIH所持有的西班牙Noatum港口控股公司(NPH)51%股权的股份,由中远海运港口为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履行买卖协议提供担保;交割完成后,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和TPIH 将分别持有NPH 51%和49%的股份,NPH将成为中远海运港口的控股子公司。同日,中远海运港口、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TPIH和NPH 订立股东协议,待约定条件满足时,TPIH 有权要求中远海运港口西班牙收购其所持NPH 的全部股份。

  收购NPH51%股权

  TPIH成立于5月5日,主营业务为码头营运及相关物流服务。TPIH 分别由 J.P. Morgan Global Alternatives 推荐的机构投资者和APG 集团持有67%和 33%股份。J.P. Morgan Global Alternatives 为全球领先金融服务公司JPMorgan Chase & Co.资产管理业务的下属投资部门;APG 集团为总部位于荷兰的金融服务提供商,为(退休)基金和不同行业雇主提供金融服务。

  NPH 成立于 2010 年5 月 19 日,在西班牙主要从事集装箱码头(包括瓦伦西亚港和毕尔巴鄂港)的开发、营运及管理。其主要下属企业情况为:Noatum Container Terminal Valencia, S.A.U.(集装箱码头公司,NCTV)位于西班牙瓦伦西亚港,1995 年开始运营,现有的特许经营权至2031年3月8日终止(NCTV 已向瓦伦西亚港务局申请将特许权延长至2041年 3月7 日);Noatum Container Terminal Bilbao, S.L.(集装箱码头公司,NCTB)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港,2002 年开始运营,特许经营权至 2049 年 9 月 17 日终止;Conte Rail, S.A. (Conterail Madrid)和Noatum RailTerminal Zaragoza, S.L.(NRTZ Zaragoza)两家辅助性铁路场站公司位于马德里,提供海铁联运、多式联运等全程运输服务,通过铁路直接与码头相连,有每周班列通往西班牙各地,Conterail Madrid特许经营权至 2028 年 6 月终止;NRTZ Zaragoza特许经营权至2019年7月终止。

  完善欧地港口布局

  如上文所述,NPH 主要资产包括 NCTV 和 NCTB、Conterail Madrid 和NRTZ Zaragoza 两家辅助性铁路场站公司。

  NCTV 是瓦伦西亚港最大的集装箱码头,货量和业务稳定。瓦伦西亚港为地中海航运三大集装箱港口之一,其 350 公里半径内的直接腹地占西班牙国内生产总值近 50%,是伊比利亚半岛的主要门户和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天然良港,地理位置优越,为地中海西部的中转枢纽。

  NCTB 是毕尔巴鄂港唯一的集装箱码头,是南欧大西洋地区最大和最具现代化的集装箱码头之一,是伊比利亚半岛和法国西南部集装箱运输的理想门户。

  两家辅助性铁路场站公司Conterail Madird 和 NRTZ Zaragoza 能改善内陆腹地与沿海地区的联系,协助运营商和托运人创造更有效的物流链,通过瓦伦西亚和毕尔巴鄂港口运输货物。NRTZ Zaragoza 位于伊比利亚半岛最大的铁路物流中心,为西班牙公共铁路网络最重要的多式联运铁路枢纽之一。

  中远海运港口成为NPH控股股东,将进一步完善中远海运港口在海外及欧洲布局和全球战略支点建设。交易完成后,项目不仅将得到海洋联盟及中远海运集运鼎力支持,更重要的是作为公共码头服务全球承运人,为打造服务于全球互联互通的“一带一路”倡议做出新贡献。自4月开始,海洋联盟已开始转移挂靠 NCTV,并在NCTB 启动支线服务。

 

稳固大本营,购买上港集团15%股权

  6月9日,中远海运集团与上海同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同盛投资)签署协议,中远海运集团以协议转让方式受让同盛投资所持有的上港集团(600018.SH)34.76亿股股份。转让完成后,中远海运集团将持有上港集团15%的股份。

  根据上港集团公告中所述,本次交易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为上港集团股票在《股份转让协议》签署日前 30个交易日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算术平均值的 90%。以上述计算方式为基础,并经双方确认标的股份的价格为5.45元/股。由此,中远海运集团获得上港集团15%股权的价格约为189.44亿元。

  成上港集团第三大股东

  同盛投资此前持有上港集团 19.86%股份,在出售其中15%股份予中远海运集团之后,同盛投资还将持有上港集团总股本的 4.86%,中远海运集团也由此成为上港集团第三大股东(见图1)。在中远海运集团通过购买同盛投资15%的股权之前,上港集团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上海市国资委,股权变动之后,上港集团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仍为上海市国资委。

  作为全球第一大集装箱港,上港集团拥有良好的业绩表现,多年来在《航运交易公报》发布的《中国港航船企上市公司利润榜单》中名列前茅,在2015年和2016年《中国港航船企上市公司利润榜单》中连续两年名列榜首,这意味着成为第三大股东的中远海运集团也将拥有稳定的投资收益(见图2)。

  如果简单按照2016年权益比例计算,并假设上港集团净利润保持稳定的话,中远海运集团收购其15%的股权所花费的189.44亿元仅需18年就可回收。但实际上,上港集团的净利润每年都在增长,而且其未来在协同效益以及效率提升等方面将为中远海运集团带来难以估量的收益。因此,对于中远海运集团而言,这是一笔只赚不赔的生意。

  稳固大本营

  在成为上港集团第三大股东之后,中远海运集团与上港集团间的战略合作势必将大为增强。上海港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长江经济带相互连接的江海联运重要节点,本次交易完成后,中远海运集团将与上港集团建立起资本纽带,一方面,通过资源、经验共享,提升集团码头资产运营能力;另一方面,将与上港集团展开全面业务合作,充分实现优势互补,提升双方国际竞争力,形成更加安全、便捷、高效的物流路径,进一步促进中国对外贸易,稳定经济增长。同时,也为上海利用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资源、加强对内对外联动发展提供重要机遇,助力上海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及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正如上文所述,中远海运集团收购上港集团15%股权的推动力,一方面来自于企业和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来自于政策推动。

  对于总部位于上海的中远海运集团而言,此番购买上港集团15%股权,无疑得以稳固大本营。在可预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上海港都将牢牢占据全球第一大集装箱港的宝座,成为东西干线最为繁忙的挂靠港口。对于中远海运集团的集装箱业务及其所在的海洋联盟而言,有了上港集团的支持,对于其航线设置、装卸效率等方面无疑吃下一颗定心丸。毕竟,以资本为纽带强于其他联系。

  而对于上港集团而言,与中远海运集团资本层面上的合作,将大大助力其“三大战略”的实施。长江战略:上港集团10多年来通过控股、参股以及介入经营等形式,已在长江流域投资十几个港口,拟逐步提升长江流域集疏运体系的集装箱化,助力上海港拓展业务空间,而中远海运集团在长三角7个港口的布局将帮助上港集团拥有更加强势的竞争地位;东北亚战略:上港集团以洋山港区为中心,通过提高东北亚集装箱中转市场的占有率,以期实现上港集团跨越式发展,进而确立上海港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而中远海运集团以及其所在的海洋联盟拥有庞大的航线网络,将有助于上港集团进一步达成目标;国际化战略:上港集团一直走得较为稳健,目前拥有两个海外项目(比利时的泽布吕赫港和以色列的海法港),此番携手中远海运集团,势必在未来加速国际市场的开拓。或许可以大胆想象,在中远海运集团成为上港集团第三大股东之后,为何上港集团不能成为中远海运集团旗下中远海运港口的股东呢?

  另外,双方的交易也是中远海运集团与上海市政府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落地实施。根据双方6月9日签署的协议,中远海运集团将与上海市政府重点在三方面深化战略合作:一是加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促进物流、资金、信息、人才等航运发展要素集聚,进一步提升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影响力;二是落实国家战略,引领“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拓展相关国家和地区港口、物流场站等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与上海的互联互通及经贸合作;三是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加快推动央企与地方大型国企合作,加强港航联动,共同打造航运生态圈。

 

全球战略,平衡布局

  中远海运集团可谓中国企业开拓海外码头布局的先行者之一。2003年,中远海运集团旗下港口业务上市公司中远海运港口(前身为中远太平洋)与新加坡港务集团合资成立中远—新港码头有限公司,共经营两个泊位,第一个泊位于2003年11月1日开始运作,第二个泊位于2008年1月投入运作。两个泊位岸线总长720米,年总吞吐能力为130万TEU。这也是中远海运集团在海外投资的首个码头项目。十多年来,中远海运集团加速海外港口拓展,在其全球化布局中获得不菲成绩。

  全球化战略进展迅速

  去年是中远海运集团完成整合的第一年,中远海运港口也完成蜕变,在完成收购中海港口发展有限公司和出售佛罗伦公司后,码头网络覆盖面进一步提升,主业市场地位得到加强。目前,中远海运集团的码头组合遍布大中华区的五大港口群及东南亚、欧洲、地中海、黑海等地区。截至去年12月底,中远海运港口在全球30个港口营运并管理180个泊位,其中158个为集装箱泊位,年处理能力约9725万TEU。以总吞吐量计算,中远海运港口为全球第一大集装箱码头经营商,占全球市场份额约13.0%;以权益吞吐量计算,中远海运港口为全球第五大集装箱码头经营商,占全球市场份额约4.3%。

  显然,重组以来,中远海运集团港口业务的全球化战略正大踏步前进,颇有斩获。一年多来,中远海运集团已宣布多项海外码头的并购事项。

  去年3月28日,中远海运港口与新加坡港务集团通过下属合资企业中远—新港码头签署有关共同投资新加坡大型集装箱码头的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中远—新港码头将目前在新加坡巴西班让港区经营的两个旧泊位,置换成该港区三四期码头的3~4个新泊位。新的泊位从今年开始运作。新泊位的岸线长度、设备等,能够满足船舶大型化趋势,泊位的运营效率将会进一步提高,从而提升服务水平和竞争能力。

  去年5月11日,中远海运港口宣布以总代价1.25亿欧元收购位于鹿特丹的Euromax码头35%股权。Euromax码头主要从事位于荷兰鹿特丹港Maasvlakte 1号码头区域的自动化集装箱码头业务,总面积为121万平方米,码头岸线总长度1800米,泊位前沿水深16.65米,当前运营能力约255万TEU。鹿特丹港是欧洲第一大港,一直以来是中远海运集团在西北欧的基本港。

  去年8月10日,中远海运集团与希腊共和国资产发展基金签署《比雷埃夫斯港务局多数股权交易完成备忘录》,中远海运集团下属的中远海运(香港)公司成为比雷埃夫斯港务局(比港港务局)的控股股东,将正式接管比港港务局的经营。而作为中远海运港口旗下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公司主要从事其2号码头和3号码头的营运业务。

  去年9月28日,中远海运港口全资子公司中远海运阿布扎比与阿布扎比港务局签订特许权协议。据协议,中远海运阿布扎比与阿布扎比港务局于去年成立合营企业,合营企业将拥有哈里发港二期集装箱码头35年特许权并有权将年期进一步延长5年,中远海运阿布扎比将拥有合营企业的控制性股权。

  去年10月 12日,中远海运港口全资附属企业中远海运瓦多公司与马士基码头就购买Vado Holding B.V.(瓦多控股公司)40%已发行股本订立股份买卖协议。股权交割后,中远海运港口将拥有瓦多冷藏货码头公司40%实际权益,并(待完成瓦多集装箱码头公司收购事项后)拥有瓦多集装箱码头公司40%实际权益。瓦多港位于意大利北部萨沃纳省利古里亚海岸沿线,面朝地中海,属于深水良港。

  对于海外码头的投资,中远海运集团高管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将坚持推进完善全球集装箱枢纽港群建设的决心和发展战略,通过建立多元的全球化码头组合,更有效平衡各地区的经营风险,为长远的业务稳定增长打造良好基础。

  提升海外港口占比

  中远海运集团副总经理俞曾港曾在接受《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近年来,全球贸易大发展促进了集装箱运输业的快速发展。重组之后成立的中远海运集团的船队规模迅速扩大,全球航线网络化布局迫在眉睫,同时船舶大型化趋势日益显著,而大船化的优势需要更高效的枢纽港配合才能得以发挥。“因此,中远海运集团必须在全球进行枢纽港的积极布局。” 对于枢纽港的选择,中远海运集团已有初步布局。俞曾港表示:“在东南亚区域,我们将新加坡作为枢纽港;在地中海东部区域,我们将比雷埃夫斯港作为枢纽港来打造;下一步,中远海运港口考虑在地中海西部、欧洲等区域进行枢纽港布局。”

  中远海运港口在2016年年报中提出未来发展重点:将重点推进欧洲、中南美、东南亚等地区项目,并同时关注非洲的投资机会。选择投资和并购项目时,尤其注重控制权和有助提升股东回报的要求,及对整体码头网络布局带来的价值。

  此前,中远海运港口高层在接受《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采访时谈及全球化战略时表示:“中远海运港口下一步目标是,希望海外业务的箱量和盈利贡献能够达到40%。”

  去年,中远海运港口完成集装箱吞吐量 9507.19万TEU,海外码头的箱量占比为14.3%;以权益吞吐量计算,中远海运港口完成吞吐量为2947.36万TEU,海外码头的箱量占比为20.7%(见表1)。

 

强化控制,提升效率

  中远海运集团成立后,其码头组合进一步扩大,营运和管理超过180个泊位。加上全球化战略布局逐步展开,提升整体码头组合的经营和管理效率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在海外码头,中远海运集团将积极提升以控股模式投资码头的比例,提升话语权;在大中华区码头,积极战略参股港务集团的同时将积极整合现有码头组合,达到整合码头资源、提升码头盈利能力的目标。

  海外码头:从参股到控股

  重组成立之后的中远海运集团,其愿景是:承载中国经济全球化使命,整合优势资源,打造以航运、综合物流及相关金融服务为支柱,多产业集群、全球领先的综合性物流供应链服务集团。码头业务作为其全球化的重要载体,能持续提升竞争优势,配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把握未来发展枢纽港机遇,扩大全球集装箱码头网络,使码头业务可持续发展、增长,创造长期价值。

  尽管中远海运集团在国际枢纽港布局上已小有斩获,但此前的投资多是以参股为主,无法参与到港口的实际运营中。为此,中远海运集团将积极提升以控股模式投资码头的比例,强化在码头营运上的话语权,从而更有效将比港的成功经验复制至全球码头组合。

  去年8月10日,中远海运集团正式接管比港的经营之后,宣布一系列措施:通过加大投资,力争将比港发展成为欧洲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之一;将比港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邮轮母港之一;计划投资建设30万吨级船坞,提升配套硬件设施,扩大修船规模,积极开拓修理海工设备;改造滚装船码头,将比港发展成为地中海最大的滚装枢纽码头;将加快中欧陆海快线的建设,拉近中国与东、南欧的距离;通过物流、仓储等建设,进一步拓展比港作为海陆联运的桥头堡优势,将比港打造成地东地区的物流分拨中心。

  除了比港,我们看到,中远海运集团近期收购的海外码头,如鹿特丹Euromax码头、阿布扎比哈里发码头二期以及Noatum港口控股公司等,都成功获得控股股权,成为控股股东,这也意味着中远海运集团在海外码头的经营上更加具有话语权(见表2)。

  大中华区:参股港务集团

  从中远海运港口去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数据来看,其集装箱权益吞吐量同比增长5%,增长主要来自海外码头业务。年内,中远海运港口海外地区码头的权益吞吐量突出,上升25.4%。相比之下,由于去年中国外贸额同比下跌6.8%,中远海运港口大中华地区港口权益吞吐量同比仅轻微上升0.8%。

  中远海运港口表示,为提升管理,加大国内业务利润的贡献,将会关注具规模的大型战略枢纽港,选择抗风险和增长潜力大的码头,重构大中华地区的码头布局,以减少风险,并提升盈利能力。

  中运海运集团为此制定大中华区码头发展战略:一方面,计划以战略参股港务集团的模式,提升在港区的话语权,更可充分享受整个港区未来的发展空间,进一步巩固在大中华地区的领导地位;另一方面,将积极整合现有码头组合,正研究同一港口内重叠投资的码头整合方案,达到整合码头资源、提升码头盈利能力的目标。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重组之后的中远海运集团在上半年,连下国内三家港务集团的股权——

  1月20日,中远海运港口与青岛港国际(06198.HK)达成交易协议,获得青岛港国际约16.82%的股份,并通过中海码头发展有限公司合计持有青岛港国际约18.41%的股份。而中远海运集团则通过旗下企业间接持有青岛港国际20%的股权,占股仅次于青岛港集团,为青岛港国际的第二大股东。

  3月29日于A股上市的广州港(601228.SH),中远海运集团通过旗下中远集团以及上海中海码头合计持股7.76%,占股仅次于广州港集团,为广州港第二大股东。

  6月9日,中远海运集团与同盛投资签署协议,中远海运集团以协议转让方式受让同盛投资所持有的上港集团34.76亿股股份。转让完成后,中远海运集团将持有上港集团15%的股份。由此,中远海运集团成为上港集团第三大股东。

  此外,在5月22日的江苏省港口“一体化”发展推进会上,中远海运集团与江苏省港口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建立全面港航战略合作关系,利用各自优势,探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北翼的集装箱港口和航线优化,通过资本和业务方面的合作,推动江苏省物流产业链的优化和升级。由此,双方资本方面的合作或许将在不远的未来达成(见表3)。

  从表3中可以看到,中远海运集团的码头投资在一些港口的确有重叠投资,根据其发展战略,接下来人们将会看到其在大中华区码头的更多动作。

 

“双轮”优势,协同发展

  在不断完善海外港口布局的同时,海外港口的投资和运营也将服务于中远海运集团的航运业务。中远海运集团董事总经理万敏曾表示,港口是集团全球网络布局的基础和战略支撑点,它与航运物流及产业链上下游相关业务形成了相互促进、协同发展的良好格局,中远海运集团将立足于港口与航运协同发展的“双轮”优势,努力打造全球业界的领先者。

  协同优势

  在完成两大航运央企的整合之后,中远海运集团旗下集装箱船队规模进一步扩大超过160万TEU,位居全球第四,市场份额达约8%。在航运联盟化趋势下,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集运与达飞轮船、长荣海运、东方海外组成海洋联盟,共同运力超过535万TEU,市场份额超过26%,这将提升中远海运集运在全球航运市场的影响力。

  航运联盟拥有庞大的航线网络,为了保证众多航线能够流畅、高效地运作,港口方面的配合和支持至关重要。此时,自家码头成为挂靠的第一选择也是自然而然的。相反,没有码头投资的航运联盟在操作成本、装卸效率上势必略逊一筹。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母公司的庞大船队及相应航运联盟的协作,也会为港口方带来稳定业务的来源;在进行码头并购时,也会因为母公司和背后航运联盟的雄厚背景,拥有更多话语权,能更强势并有策略地拓展码头布局,全面缔造多赢优势。

  航运联盟的规模和市场份额非常庞大,业务遍布全球。为此,中远海运港口确立全新的发展理念“The Ports For ALL”,以建设全球化的港口网络为目标,打造一个能够为航运上下游产业创造最大价值的共赢共享平台,接通全球航线,致力成为“大家的港口”。

  提升效率

  港口业与航运业在整个物流服务链中属于上下游关系,航运企业投资经营码头在经济学上属于前向纵向“一体化”。

  对于中远海运集团而言,码头业务可以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可以平抑航运市场周期性波动造成的风险,从而增强市场竞争力;参与码头的开发与经营,有利于完善整个物流产业链,可以更有效地发挥产业链各环节的协同效应,提高效率;此外,投资码头可以密切与港口的合作关系,与航运业务共同做好对货主的服务,形成港航双赢的局面。

  为提升为航运业务服务的效率,特别是在航运联盟的背景下,中远海运集团可谓是开动脑筋,除了资本上的合作之外,与其他港口经营方也进行各种形式的合作,以便为航运联盟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去年12月19日,中远海运港口与和记港口信托宣布,旗下三家位于香港的码头公司签署统筹经营协议,共同管理及营运香港新界葵青4号、6号、7号、8号及9号码头(“码头组合”)。根据协议,“码头组合”的日常营运将统一由一支管理团队负责,此举将在设施调度和人力资源分配等方面发挥最大效益,将有助提升码头的操作效率。同时,此举将加强三家码头整体泊位及堆场策划的灵活性,提升货物处理能力,更好地满足航运联盟在服务要求上的提升,从而增强“码头组合”在区域内的整体竞争能力。

  再比如,1月20日,中远海运港口与达飞码头控股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集团的航运业务属于同一联盟,因此双方约定将在全球港口范围寻求合作,并优先探讨海洋联盟挂靠港口/码头等。同时,还将对对方已投资港口在业务和服务上提供更多支持。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