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艘24000TEU级船命名!这家船公司翻身在即

  随着全球最大集装箱船的交付以及世界第三大海运联盟的协同效应,韩国海运公司HMM(原现代商船)正加速扭亏为盈。新社长裴在勋一年内12次增持HMM股票,宣示了这位新“船长”在不久的将来带领HMM实现盈利的强大决心。

  船大好冲浪?HMM订购全球最大箱船50%已投入运营

  6月26日,HMM在三星重工巨济造船厂订造的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HMM Rotterdam” 号命名交付。韩国产业银行(KDB)会长李东杰,HMM代表理事、社长裴在勋、三星重工代表理事、社长南俊宇等50多名人士出席了命名仪式。

  KDB会长李东杰的夫人吴文子女士出席仪式并受邀出任“HMM Rotterdam” 号的教母。裴在勋在仪式上信心满满地指出:“随着公司船队运力的不断壮大,我们能够相应地满足货主需求,经济效益也会进一步提高。”

  “HMM Rotterdam” 号是HMM2018年9月在三星重工订造的5艘世界最大集装箱船中的第二艘,也是其在大宇造船和三星重工同时订造的12艘同型船中的第六艘。至此,HMM订造的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已有一半完工交付。

  继今年4月23日从大宇造船接收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1号船“HMM Algeciras”号之后,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HMM就将6艘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投入到欧洲航线。 预计到今年9月,这12艘集装箱船将全部建造完工并投入运营。

  HMM的方针是:通过超大型集装箱船的运营,实现规模经济,降低成本负担,大幅改善收益。HMM相关人士表示,今年第三季度以后,公司的业绩将全面得到改善。由于将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投入欧洲航线需要3个月左右的准备时间,因此预计从下半年开始将会取得积极成果。

  裴在勋表示,明年,HMM在现代重工订造的8艘15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也将依次交付并投入运营,届时,HMM的舱位(Slot) 价格将进一步下降,在国际海运市场上的竞争力也将进一步增强。

  合伙好挣钱?HMM与海外航运公司结盟抱团取暖

  在持续不断地接收并投入运营超大型集装箱船的同时,HMM还对通过加入世界第三大航运联盟——The Alliance产生协同效应,减少运输和装卸费用,提高航运竞争力,扩大市场占有率抱有相当大的期待。

  今年1月,HMM获得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批准,加入世界第三大航运联盟THE联盟(THE Alliance),并已从今年4月起作为THE Alliance的正式会员开始运营。据悉,HMM经常与海外货主举行说明会,并扩充当地专业人才。

  THE Alliance是由包括HMM在内的德国的赫伯罗特(Hapag Llyod)、日本的ONE公司、中国台湾的阳明海运等组成的海运联盟。

  HMM正式加入THE Alliance后,就可以与其他会员企业共享联盟的所有船舶、码头。在THE Alliance运营的33条航线中,HMM可以为27条航线提供服务。同时,如果物流量较大而运力不足,HMM将能够运营其他会员企业的船舶;反之,如果物流量不足,还可以运输其他会员企业的物流量,从而起到调剂业务量的效果。

  裴在勋在谈及加入 THE Alliance带来的好处时表示,今年4月接收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HMM Algeciras”号并投入运营后,其中只有5000TEU由HMM使用,剩余的舱位都租借给THE Alliance所属的其他会员企业。他说:“虽然租借给合作伙伴的舱位比自己的数量还要多,但在目前海运业界面临困境的形势下,反而可能会成为优点。”

  裴在勋进一步说明道:“如果THE Allianc的会员企业赫伯罗特或ONE公司订购大型船舶,HMM就可以收回自己的舱位。”

  新官三把火?HMM频放大招志在扭亏

  2017年2月,当时韩国最大的航运企业韩进海运正式宣布破产,退出历史舞台,韩国航运业也步入“至暗时刻”。对于以进出口为中心的韩国经济结构而言,海运业是无法轻易放弃的基础产业。此时,HMM(现代商船)作为韩国第二大航运公司,也被韩国政府寄予了很大希望,被认为是韩进海运破产后实现“海运报国”梦想当仁不让的“接棒手”。为此,韩国政府推动HMM(现代商船)收购韩进海运的优良资产,并对其进行重点扶持。

  2019年3月27日,裴在勋就任HMM(现代商船)代表理事、社长,他在就职演说中表示:“‘HMM’号必须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前进,要创造利润、持续成长,成为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贡献的企业。” 他敦促全体员工道:“”2015年第二季度以后,HMM已经连续15个季度陷入亏损。这是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问题,必须以我们所有人的强大执行力来实现盈利。”

  当时,HMM(现代商船)面临内忧外患。从内部来看,公司已连续亏损多年;从外部来看,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全球海上运输量急剧减少,特别是去年6月份挪威籍船舶在中东阿曼湾遭袭,引发货主和航运公司高度担忧。对此,裴在勋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一是当机立断止住“出血点”,对公司运营的47条航线中亏损的16条航线做出了停航决定。二是决定将公司名称改为“HMM(Company Limited)”, 放弃以往只在韩国国内使用的“现代商船”,推出国外熟悉的“HMM”,并开发新的CI (Corporate Identity) logo,实现了自2016年8月从现代集团完全分离出来后的品牌自立,以重塑企业形象。三是为应对运输量的扩大,提前购进63480个标准集装箱。

  与此同时,HMM还从韩国政府支援国家基础产业的层面,成功获得了“紧急输血”般的4700亿韩元(约合3.82亿美元)的运营资金。

  上任一年多来,韩国海运业界普遍认为裴在勋的改革举措“非常及时、恰当”,给予了肯定的评价。而裴在勋似乎也没有辜负业界的正面评价。今年第一季度,HMM实现销售收入1.268万亿韩元(约合10.2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2773万亿韩元(约合10.35亿美元)小幅减少,但得益于运营成本的降低以及运费的上涨,HMM的营业亏损从去年同期的1107亿韩元(约合8967万美元)大幅减少了1040亿韩元,仅亏损67亿韩元(约合543万美元)。

  HMM相关人士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第一季度公司集装箱装载量和销售额小幅减少,但我们采取了降低航运成本、提高运营效率的措施加以应对,再加上中东/印巴航线的运费快速上升和散货运输部门实现盈利等,公司的营业亏损同比大幅改善。”

  韩国业界人士表示,HMM在今年一季度完成更名手续后,在重塑企业形象的同时,通过加入THE Alliance联盟、以及连续接收超大型集装箱船并投入主要航线运营,正在加快扭亏为盈的步伐。

  据韩国媒体Mediapen透露,从去年3月出任HMM代表理事、社长职务到今年3月,裴在勋在这一年时间内总共12次购入HMM股票,平均每月增持一次。管理层特别是“大老板”增持,是对公司未来相当看好的一种表现。

  裴在勋在接受HMM内部报刊采访时表示:“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已经超过了目标值。虽然目前我们还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苦战,第二季度就摆脱亏损还不现实,但预计第三季度的物流量将大幅增加。这是因为中国企业的开工复工率上升很快,物流量也将恢复。随着超大型集装箱船投入运营以及加入The Alliance、物流量恢复等多项积极因素发挥作用,公司业绩将得到大幅改善。只要目前的情况不再恶化,HMM第三季度将会实现盈利。”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