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货轮主宰北欧港口停靠

  HHLA 在汉堡港 Tollerort 码头新部署的五部超大龙门吊机在周末顺利完成中远荷兰号货轮 (Cosco Netherlands) 装卸任务,但这些巨型集装箱装卸设备要服务的最大货轮容量远远高于这艘可装载 13,400 标箱的中国货轮。

  在星期六晚上离开前,该码头共为中远荷兰号货轮装卸了7,000 多标箱,这也测试了他们的五部超大龙门吊机是否已准备好处理正迅速成为亚洲-北欧航线首选的超 18,000 标箱超大货轮。

  HHLA Tollerort 集装箱码头公司 (HHLA Container Terminal Tollerort) 董事总经理 Thomas Koch 表示:“装卸中远荷兰号货轮是对我们新建的超大龙门吊机的首次测试”,现在这个码头已经配备完善,可以装卸世界上最大的货轮。

  与所有为日益增长的亚洲-北欧贸易服务的其他港口一样,汉堡港 (Port of Hamburg) 没有选择。过去两年来,停靠汉堡港的超大集装箱货轮猛增。在 2017 年上半年,18,000 标箱及以上货轮停靠该港口 54 次,是 2015 年上半年的五倍多。14,000 至 17,999 标箱货轮的停靠次数增加了一倍多。

  HHLA 执行董事会成员 Jens Hansen 说:“HHLA 在适当时候做出了必要投资,使自己的集装箱码头适合各航运联盟正越来越多部署的全球最大货轮。”

  SeaIntel 的最新分析表明了大型货轮将会在亚欧贸易中占据怎样的主宰地位。这家分析机构发现,亚洲和欧洲之间的周航班总数一直在稳步下降,其原因主要是大型货轮逐步投入运营,在航线中注入了与需求增长不相称的大量运能。

  SeaIntel 研究了每周在该航线中运营的14,000 标箱或更大货轮的比例,他们发现在过去一年中这些超大货轮的比例从 5% 上升至 45%,也就是说这些货轮的重要性增长了 8 倍。

  这家分析机构指出:“这一发展趋势并没有到此为止。从现在到 2020 年,我们将看到还有 90 多艘容量超过 14,000 标箱的货轮交付,如果只关注 18,000 标箱及以上的货轮,我们将看到它们的数量几乎会翻倍。”

  SeaIntel 指出,根据当前的待交付超大货轮,到 2020 年底亚欧航线上 88% 的货轮容量将超过 14,000 标箱。值得注意的是,到 2020 年底,亚洲-地中海航线中 83% 的货轮容量将超过 14,000 标箱,而且完全无法吸收北欧贸易航线中溢出的一小部分运能。

  SeaIntel 指出:“具体看亚欧航线数据,由于货轮升级,我们已经接近于到 2020 年预计可以合理消化的运能上限。如果 18,000 以上标箱超大货轮订购热潮持续,很可能导致运能过剩问题。

  但如果单纯从各个货轮单位成本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特别是在能够以低廉价格订购超大货轮的情况下,这样的投资本身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如果所有班轮公司都决定追求这种规模经济,市场就会出现运能过剩问题。”

  根据全球最大的几家集装箱货轮承运商向 IHS Markit 提供的数据,2017 年第一季度的全球平均停靠装卸量同比增长 12.6%,达到 1,076 集装箱。这些涵盖全球近 500 个港口的 879 个码头的数据表明,容量超 10,000 标箱的货轮占第一季度港口停靠次数的 10.7%,高于去年同期的 8.5%。

  包括鹿特丹港、安特卫普港、勒阿弗尔港、费利克斯托港以及伦敦口岸在内的北欧港口,已经投入大量资金建设基础设施以适应不断增大的货轮。但正如 Arcadis 执行董事兼亚洲运输及物流咨询主管 Jonathan Beard 所言,与资本支出成本相比,能够获得的收益并不总是明确的。

  超大货轮的长度只比 7,400 标箱货轮多出 25%,限制了港口为每艘货轮部署更多吊机的能力。Jonathan Beard 提到的一个仍有待回答的关键问题是:“投资回报率会有多少,客户是否愿意为超高生产效率买账?”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