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政府辅助网站
运河缓解拥堵尚需数日 巨额损失谁来承担?

  当地时间3月29日15时左右,在苏伊士运河搁浅近一周的长赐轮终于脱浅,驶向大苦湖。目前长赐轮正在大苦湖进行技术检修。苏伊士运河这条全球重要的水路“大动脉”已恢复通行。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主席Osama Rabie表示,当地时间30日上午有113艘船只通过运河,将用大约三天半的时间安排超过400艘的各类船舶通过。

  恢复通航并不意味着事件结束。对埃及而言,此次事件造成的损失主要由运河通航费用和救援费用组成。根据SCA的数据,2020年有近19000艘船通过了这条航道,为埃及带来了56.1亿美元的收入,埃及损失的运河通行费用每日达1400万美元。

  事故责任如何鉴定?

  长赐轮搁浅事故的原因尚在调查当中。有业内人士表示,过运河时遭遇突发的沙漠风暴,若叠加其他各种不利因素,很容易出现船长不可能控制的局面。而船只有时会加速,是为了在暴风雨中更好地控制船只。

  据彭博社报道,长赐轮航行运河时没有拖船护送。尽管这不是一项必须的要求,但是当天在其前面的两艘船都有护送拖船。有人认为,引航员也有责任。

  但埃及总统海港和苏伊士运河事务顾问马米什表示,“这起事件的责任在船长,我们的运河是安全的。”

  马米什表示,埃及有权向长赐轮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株式会社索赔。该公司应该向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支付船舶搁浅期间发生的任何损失和牵引船舶的费用等。

  长荣海运29日发布声明表示,公司将与船东及其他相关单位完成这起事故的调查报告之后,协调船东处理后续事宜。

  也有消息称,埃及运河管理局或将不会对造成堵塞损失的船公司索赔,旨在维护行业友情,鼓励更多的航运公司放下思想包袱,为今后依然选择通过苏伊士运河提供积极信号。

  保险费用是否会涨?

  无论事件责任如何鉴定,保险公司都将承担停航以来发生的大量财务损失。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表示,长赐轮搁浅事件可能会给再保险业造成价值数亿欧元的损失。全球再保公司的收入将因此减少,但其信用状况不会受到严重影响,而海上再保价格将进一步上涨。

  据报道,长赐轮的船壳险由日本保险协会承保,船东保赔协会为UK保赔协会,租家保赔协会为Gard保赔协会。长赐轮的船东和保险公司将面临数百万美元甚至更多的索赔,很大一部分损失可能将由全球各地的再保险公司进行再保险,这些公司上半年的盈利压力陡然上升。虽然主要的风险建模师还没有给出估计数字,但这艘船的最终赔付金额将覆盖整个保险行业。

  类似事件还会发生吗?

  有网友表示,这样的堵船事件迟早会发生,因为自从苏伊士运河1869年通航以来,全球贸易量已不可同日而语,随着通航量的大增,尽管河道已拓宽加深了几次,却仍跟不上贸易和技术的发展步伐。

  海事主管网(The Maritime Executive)认为,随着国际贸易的增加,预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大的船只在苏伊士运河通行,航运业必须为应对未来的各种情况做好准备。改装大型船舶的船首推进器,是一种应对侧风推动船舶偏离航道的方法。如遇天气不佳,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需要向接近运河和沿运河航行的船舶提前发出警报。如果能开启第二条横贯北极的平行航道,或许能为未来堵塞事件分流部分海上交通,确保船舶仍然有航道可以走。

  来源:中国远洋海运e刊综合整理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 沪ICP备: 沪B2-20050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