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政府辅助网站
油轮市场的“寒冬”在持续

  冬天,通常是油轮市场的旺季。但是,2020-2021年的这个冬天,却显得格外寒冷。Euronav、Frontline等油轮船东去年第四季度均呈现业绩报亏。

  上周五,VLCC租金更是跌入负区间,为-886美元/天。由于石油运输需求低迷,油轮市场已经出现较长时间的萧条。

  Euronav认为市场仍在恶化。该公司公关负责人Brian Gallagher表示,“支离破碎的VLCC市场,让一些市场参与者认为,在考虑固定成本的情况下,有收入比没有收入的好。但是,这样的状况很显然是不可持续的,船东不应该补贴其他公司的贸易活动。因此,这样糟糕的情况持续越久,油轮闲置或退出市场的可能性就越大。一些船东甚至会报废老旧船舶。”

  BIMCO首席航运分析师Peter Sand表示,油轮租金曾多次趋于零,但从未跌至负数。最近油价上涨导致燃油价格上升,在考虑船舶燃油成本等因素后,船舶的收益跌至最低水平。

  他进一步表示,目前交通需求不高,市场过于糟糕。相较于阿芙拉型油轮市场,VLCC市场更容易受到全球性因素的影响,而阿芙拉型油轮市场一般受区域性或地方性事件的影响。

  实上,当前油轮市场的情况主要还是由于去年石油市场异常所致。去年春天,OPEC大量生产原油,将全球石油库存推升至极限高位。大量油轮因此充当浮式储油的角色。进入下半年,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疫情反复,限制了油轮运输需求。Frontline首席执行官Lars H.Barstad表示,“由于石油运输总量受到限制,目前油轮需求仍在低位运行。”

  “只有当全球石油市场从去库存中解脱出来,石油运输需求才会随之增加”,他进一步强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市场低迷,但油轮拆解活动并不活跃。Peter Sand表示,“VLCC租金平均值跌至25年来的最低点。业界也一直在谈论老旧船报废,但是到目前为止,船舶报废还停留在“大谈特谈”阶段,很少有船东付诸行动。事实证明,二手船市场更受船东青睐。”

  举例来说,在二手船市场上,一艘2002年建造的VLCC成交价为2,450万美元。而在拆船市场上,印度拆船价为450美元/轻吨,相比之下,拆船并不具吸引力。

  Peter Sand 进一步分析道,当租金下降时,船舶拆解量往往会上升,但事情并不总是那么简单。以2014年第四季度至2016年第一季度为例,在油价大幅下跌的背景下,油轮租金处于高位。但是,当租金开始下滑时,船舶拆解活动却在在经历大约五个季度,即直到2017年7月才开始回升。

  Peter Sand警告称,“每一次危机都包含一些我们以前见过的元素,以及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元素。当前危机最显著的特征是,在一切都变坏之前,人们赚了很多钱,而最显著的新特征似乎是需求已大不相同。”

  印度、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石油需求正迅速回归到疫情前的水平。另一方面,OECD成员国的情况则截然不同。美国正加入欧洲和日本的行列,出现石油需求下降的趋势。

  船舶经纪公司Allied Shipbroking表示,原油油轮市场的“惨淡景象”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该公司还补充道,即期市场上的船东已出现负收益。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