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需转载请与《航运交易公报》杂志社联系。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全国水路运输类中文核心期刊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主管
上海航运交易所主办。
海事司法助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陈海萍  2021-09-08

海事司法环境的建设和完善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要一环,也是上海“十四五”规划的重要内容。在顶层设计的同时,一线企业究竟期待怎样的海事司法服务?建成国际争议解决和规则制定中心,上海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海事司法助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十四五”时期,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总体目标是2025年基本建成便捷高效、功能完备、开放融合、绿色智慧、保障有力的世界一流国际航运中心;在海事司法建设方面的任务是建立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和亚太海事仲裁中心,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集聚海事仲裁及争议解决机构。

  海事司法环境的建设和完善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要一环,也是上海“十四五”规划的重要内容。在顶层设计的同时,一线企业究竟期待怎样的海事司法服务?完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海事司法环境,上海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现在主要是如何才能吸引非中国元素的企业和机构来选择并认可我们的审判和仲裁结果,让更多企业相信并且选择在中国解决争议,增加中国的海事案件诉讼量。”这是在近期召开的相关会议上,来自业内各领域专业人士的普遍声音。

  突发事件频发催生企业诉求

  3月底,“长赐”轮堵塞苏伊士运河事件突发,按照传统做法应由日本船东正荣汽船安排救助,适用英国法,有关救助费的争议也是由伦敦仲裁。而实际上,第三方救助等费用大部分由托运的货主买单,货主背后的保险公司也承担了很大部分的公开损失,据悉中国某财险公司为“长赐”轮上装载的货物承保价值上亿元。

  某一线企业人士表示,“在此次事件中,中国保险公司及中国货主只能被动等待理赔报告及结果出来后买单。这个问题是国内货主和保险公司非常关注也急需解决的问题”。

  再如由疫情所引发的船员权益保护问题。持续一年多的疫情表明,船员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战略资源。“由于疫情较为严重,印度、菲律宾等亚洲国家的船员发展受到限制,唯独中国‘风景这边独好’,外国船公司都到中国来抢船员。这时对中国船员权益的法律保护就显得尤为重要”。

  此外,航运业的碳交易规则也广受关注。在“碳中和”“碳达峰”的“双碳”方针指引下,国际海事组织对于碳排放的要求及其实施路径非常清晰,即将下沉到每家船公司,这对企业来说有很大压力。“目前中国尚未将航运业纳入碳交易市场,但上海能源交易所已经在构建退出和补偿机制,上海海事法院可以考虑主动对接。如果未来上海推行航运业碳交易便可抢占先机,令所有进入上海的船舶都遵循碳交易的规则,如若不然则将受到相关处罚”,某业内人士提议道。

  一直以来,上海海事法院都在全力以赴地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保驾护航,成绩和效果显著。然而,以上种种突发事件及企业的诉求,也对上海海事法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持续关注并深入跟踪全球航运业发展趋势,方能有利于后期的司法治理,源头战略先行;同时也更加凸显了海事司法服务在保障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的重要性。

  上海愿景:成为国际航运争议解决和

  规则制定中心

  近年来,上海在航运“软实力”的提升上取得重要突破,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持续增强。上海以打造国际海事司法基地为重点,力求构建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创新专业便利的诉讼机制,实现海事仲裁服务的全国领先。

  某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和发展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货物集散中心,这个早已实现,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已经连续11年位居全球第一。第二个阶段,也正是目前所处的阶段,是要成为一个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吸引更多的航运企业总部、行业协会、有影响力的金融保险机构等入驻,这些机构都具有影响行业要素资源配置的话语权,而行业要素资源的配置往往就是争端解决的开始。目前,上海已发展形成七大航运服务集聚区,航运资源要素不断积聚,其中北外滩、陆家嘴-洋泾地区以航运总部经济为特色,引入各类航运市场主体,上海海事法院就座落于陆家嘴金融城。第三个阶段,就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愿景,它应该是一个国际航运争议解决和规则制定中心。如以往业内使用的是《鹿特丹规则》《汉堡规则》等,今后希望更多采用《上海规则》。也就是说,发展到最后就是规则和标准的竞争。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争议的解决放到上海来,这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齐心协力共建海洋和航运的法制共同体。如行业协会可以通过推荐标准条款、标准合同来增加这方面的可能性,”上述人士呼吁道。

  海事司法:争端解决机制有待更多创新

  据某航运企业集团负责人透露,近五年来该集团业务规模迅速扩大,较五年前几乎翻了一倍,但在上海的诉讼案件数量却是逐年下降。既然很多企业将集团总部设在上海,上海海事法院肯定是解决诉讼纠纷的首选。因此,如何能使有争议的诉讼案件数量与集团业务规模同步扩大,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近期有消息称,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居世界造船行业首位的中国船舶集团总部即将迁往上海,届时上海的航运产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某造船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期待今后可以将更多有关造船的争议案件放在上海解决。

  据了解,当前传统的造船案件有争议选择,在国外解决还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尽管船东或者船厂都是中国企业,最后很多都选择在英国解决争议和进行仲裁。这其中一方面是习惯的因素,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大多涉及金融保险业务,背后都是境外的银行保险机构,国外企业对中国的审判机构尚有一些顾虑。“现在很多国外银行和保险机构等对此情况并不了解,不知道我们其实也能够在一定前提下适用国际性法律相关内容来处理争议案件,所以可以适当扩大在这方面的宣传,”该人士说。

  近年来,上海海事法院不仅审理了多起适用外国法的涉外案件,还上线了全国海事审判领域首个外国法查明平台上线,力求破解外国法查明难题。2020年,上海海事法院首次适用外国判例法作出的裁判得到了双方当事人一致认可,并且受到业界普遍关注。与此同时,成功变卖巴哈马籍“辉煌”号邮轮,依法维护196名中外船员合法权益,案例入选最高法院《维护船员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根据中国经济信息社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发布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蓝皮书2021》,2020年,上海海事法院共接收各类案件4386件,同比下降19.7%;各类案件立案标的总额41.50亿元,结案标的总额31.39亿元。此外,上海海事法院设立北外滩审判工作站,成为服务北外滩高端航运业发展的重要窗口;与上海海事局签署合作备忘录,促进航运法治共建;长兴岛派出法庭揭牌成立,司法服务更加贴近航运产业发展前沿。

  海事仲裁:突出专业性和差异化

  2020年11月,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总部揭牌,实现了中国海仲组织架构、功能定位、发展目标的三重优化,全面提升了服务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十四五”时期,上海将建设亚太海事仲裁中心,依托临港新片区集聚更多海事仲裁及争议解决机构。

  根据中国经济信息社和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发布的《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蓝皮书2021》,2020年上海共受理仲裁案件196起,涉案争议金额5.7亿元,实现同比翻倍增长,其中受理案件的类型更加多元,适用外国法案件增多,案均审理时间由2019年的60天减至56天。

  关于当前上海海事仲裁的现状,某国际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向《航运交易公报》介绍,语言已经不是很大的障碍。“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懂英语的人才比比皆是,交流完全没有问题。现在主要的是如何才能吸引非中国元素的企业和机构来选择和认可我们的仲裁结果。现实的问题是,我们的仲裁机构大多还是参照法院的做法,不能完全满足当事人在快速高效、便捷和保密性等方面的需求,而这些需求却正是其选择仲裁的最大原因,这也是仲裁机构不同于法院的主要特点。事实上,在仲裁过程中,仲裁员只要是一个双方都认可、值得尊重的专业人士即可,其判定的结果也能让双方信服,那就足够了”。

  为此,该负责人建议:“加强对国外仲裁裁决和法院判决在国内的认可,适当简化国外仲裁裁决、法院判决在国内的传统程序,避免错失执行的良机。”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文章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沪ICP证B2-20050110
    | 网站简介 | 著作权声明 | 使用协议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交通网站 | 《航运交易公报》编辑部
    地址:上海市杨树浦路18号1805室
    邮编:200082 行政:021-65853202
    编辑:021-65853259 发行:021-65853209
    主办单位:上海航运交易所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及转载
    ©2001-2015 www.Chineseshipping.com.cn 中华航运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