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政府辅助网站
“圈内” “圈外”企业纷纷进入东西干线

阿里巴巴的“无忧海运(中美)专线”引发业界热烈讨论,2021年以来,已有包括中联航运、博亚国际海运等进入东西干线。这是个别案例,还是会成为“现象级”事件?业界拭目以待

“圈内” “圈外”企业纷纷进入东西干线

  新近,业界对阿里巴巴的“无忧海运(中美)专线”讨论热烈,称这一服务与其他电商平台的包船模式不同,是“直接开辟了一条美国快船航线服务”。

  2020年6月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集装箱货运需求恢复等多方因素的影响,集运市场的缺舱、缺箱现象几乎成为常态。2020年底以来,包括丹麦DSV、德国DHL以及法国Bollore等物流企业通过租赁多用途船救急;2021年以来,包括沃尔玛、亚马逊以及家得宝等货主企业也均开始包船运货。

  某物流企业中层管理人员海融(化名)表示:“阿里巴巴近期在市场上租赁数艘船舶,依船舶数量看,它们已经具备在北美航线提供周班服务的运力基础。此外,通过与环世物流集团合资的文鳐科技,它们已经购买了一批新集装箱。”尽管阿里巴巴在中国出发港并未采取定港模式,但是其班轮运营的轮廓业已成型。

  在2010年代,业界更多看到班轮公司退出东西干线,有退出北美航线的班轮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航运交易公报》:“我们缺少打底基础货量,亏舱很多。”目前,新开航线并不需要太多宣传就可获取足够的货源,这促使提供东西干线航线服务的运营商呈日益增加之势。

  阿里巴巴:多年磨砺,北美服务将上线

  据媒体报道,阿里巴巴的“无忧海运(中美)专线”——AES服务的首班船将于8月4日离开华东港口泊位,预期于8月17日抵达北美西海岸的洛杉矶/长滩港专属泊位。根据海融获取的信息,其首班船或挂靠宁波舟山港和上海港,后续航班或将挂靠青岛港。目前华南市场也有客户想订一些舱位,但只能用卡车将货物运到华东港口装船。

  看起来,阿里巴巴的新服务是“一举成名天下知”,而实际上,阿里巴巴已经在海运服务领域历经多年尝试。

  2014年,阿里巴巴与原中远集团签署合作协议,计划联合打造跨境电商业务;阿里巴巴与原中海集团所属中海集运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在国际海运领域展开紧密合作。

  2016年,阿里巴巴推出数字化订舱平台“舱位宝”,吸引了马士基、达飞轮船和中远海运集运等班轮公司入驻。

  2020年7月,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集团与中远海运集团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共同推动航运物流区块链合作和应用,开展未来基于全球航运物流网络的深度合作(8月初,中远海运集运北美航线上的AACI服务提速,宁波舟山港至洛杉矶港的航期从13天减至11天,并配套船舶靠港后48小时可提货的服务)。

  2020年8月,阿里巴巴通过旗下菜鸟物流购买环世物流集团全资子公司文鳐科技40%股权;9月,投资与大掌柜物流整合后的环世物流集团,并拥有后者10.33%的股权。

  2020年9月(以星航运深圳盐田港至洛杉矶港快航ZEX服务开通不久),阿里巴巴与以星航运签署战略船东运力直采的合作协议(2021年3月,以星航运开通北美航线快航ZEX2服务;5月,开通北美航线快航ZEX3服务);2021年6月,阿里巴巴宣布与以星航运的合作协议将延长两年,至2023年。

  经过多年努力,特别是2020年下半年以来的密集动作,阿里巴巴在海运物流领域取得较大突破。根据公开资料,2021年4—5月,阿里巴巴国际站平台集运挂钩量同比增加9倍。阿里巴巴国际站总经理张阔表示,自2020年年中开始,阿里巴巴国际站加大了在平台上的舱位投放,以集约化、数字化的物流解决方案为平台上的中小外贸企业提供确定性服务。张阔预计,2021年阿里巴巴国际站可支持客户实现20万TEU货物的海运履约与妥投,预计三年后这一规模将再增加4倍至100万TEU。

  阿里巴巴的目标与其即将启航的AES服务密不可分,其投资的环世物流集团也在通过参股的中联运通控股集团保障舱位供给。

  中联航运:以轻资产进入东西干线

  2021年以来,在提供东西干线服务的班轮公司中,赫然出现“中联航运”。溯其根源,这家专注于台湾海峡两岸航线及东南亚航线运输业务的班轮公司是由深圳联合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中联运通控股集团的前身)于2005年设立。2020年5月,环世物流集团投资中联运通控股集团,并获得后者10%的股权。

  2021年2月,中联航运宣布开通北欧航线不定期服务AEX;6月,宣布增派运力升级AEX航线,后续将逐步形成双周班的定期航线服务。此外,中联海运从7月开始推出美西航线快航服务TPX,每月2~3个班期。

  集装箱船租赁市场供应偏紧,是导致目前中联航运未能提供周班服务的重要原因。由于急需运力,中联航运近来以10万美元/日的高租金租赁1艘2741TEU型船。海融表示,中联航运在AEX服务上投放的运力主要是安盛船务的4000TEU型船,在TPX服务上投放的运力主要包括MPC Container Ships的3000TEU级船、瑞洋海运的2000TEU级船等,均为租赁船舶。

  Alphaliner数据显示,中联航运的在营自有船舶为1艘、599TEU,租入船舶20艘、39597TEU,另有6艘、12520TEU船舶在建。

  相较中联航运,另一家亚洲区域内班轮公司博亚国际海运则“不惜代价”强势进入东西干线。

  博亚国际海运:不惜代价布局东西干线

  博亚国际海运以其租用的2190TEU型船“Queen Esther”号,于5月27日自宁波舟山港出发,6月10日抵达洛杉矶港,完成其首次跨太平洋航行,宣告了博亚国际海运CPX航线的顺利开通。据了解,CPX服务配置4艘1600~5000TEU型船,挂靠宁波舟山港和洛杉矶港,其中装载量较大的船舶加挂青岛港。

  博亚国际海运总部位于山东青岛,隶属于乐舱集团,通过自营航线及与其他班轮公司共舱等形式,开辟了日本、韩国、东南亚、印度以及中东航线等。乐舱集团创建于2002年,其前身是青岛博安集装箱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涵盖航线运营、供应链管理、集装箱租赁和航运电子商务平台。2016年,乐舱集团旗下的航运电子商务平台企业乐舱网登陆新三板,被称为“航运电商第一股”。

  在涉足东西干线前,博亚国际海运通过购买阿联酋航运GALEX 服务的舱位开辟中东航线,通过购买长锦商船CSC服务的舱位开辟印度航线。

  海融表示,借助乐舱集团的资源支持,博亚国际海运成为东西干线的新参与者,并以“加班船”形式提供中国至北欧的直达货运服务。2021年2月初,博亚国际海运以自有的1618TEU型船“BAL Peace”号自上海洋山港驶往鹿特丹港,开启其欧洲航线“加班船”的首航;此后,博亚国际海运也多次以加班船的形式提供上海港、宁波舟山港至鹿特丹港,或宁波舟山港、深圳港到泽布吕赫港和鹿特丹港的快捷货运服务。

  在各航线上进行较快的布局,博亚国际海运的自有运力能力并不充足。根据Alphaliner的数据,博亚国际海运自有4艘4109TEU型船,其中1艘船于2018年购买、1艘船于2019年购买、2艘船于2020年购买。为了满足货运需求,博亚国际海运近来在租赁市场上以较高代价获取船舶,包括以16万美元/日的价格租赁的5042TEU型船“CSL Santa Maria”号。不过,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博亚国际海运主要以短期形式租赁船舶(见表)。

  短租船舶、“加班船”、不定港,这或反映出如博亚国际海运等东西干线新进入者更多是为满足当前较为活跃的货运需求。国桥远航中国战略发展总监郭绍海认为:“集装箱海运是系统性工程,航线服务提供者需要有整合渠道资源的能力,这不但包括货源,也包括船舶、集装箱、港口以及内陆集疏运系统等。”当前,不但集装箱船、集装箱的供给均偏紧,全球港口的大拥堵也导致港口泊位资源较为稀缺,内陆集疏运系统则需要统筹更多的资源。

  郭绍海表示,集运市场需要差异化服务,疫情暴发导致的物流扰动和货运需求恢复等因素使得集运行业的总体服务水平受到影响。这时,有新进入者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利于市场的良性健康发展。

  由于货运需求持续旺盛,新进入者涌入干线的潮流也许才刚刚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7月27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维持在6%,并将进口货物需求占比较大的发达经济体增长预期上调0.5%~5.6%。这或将进一步带动集装箱贸易需求,克拉克森已经把2021年的集运贸易量增速调高至6.4%。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
  • 沪ICP备: 沪B2-20050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