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否实现“邮轮梦”

  中国能否实现“邮轮梦”?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短短一期《策划报道》难以解答这一宏大课题。

  从邮轮市场来看,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云顶香港三大邮轮公司均在中国市场有所布局,近年来中国游客数量突飞猛进,三大邮轮公司毫无疑问受益匪浅;当然,最近似乎也有中国邮轮市场增速不及预期的现象,各大邮轮公司亦有收缩对中国市场投入的动作。中国邮轮市场将何去何从?中国邮轮游客与国际邮轮公司间的磨合将走向何方?目前都是未知数。

  从邮轮建造来看,全球最大的邮轮建造集团芬坎蒂尼与中国第二大造船集团中船集团合作,中船集团声称已从芬坎蒂尼处获得邮轮建造的核心技术,首艘国产豪华邮轮将于2023年交付。然而,据悉地中海邮轮、皇家加勒比为防止芬坎蒂尼将邮轮建造核心技术过多透露给中方企业,有意收购另一邮轮建造巨头STX法国的部分股份。此前,三菱重工曾试图打破欧洲对邮轮建造的垄断,其低价揽得的豪华邮轮建造项目,虽然最终交付成功,却以亏损收场,从此打算不再涉足豪华邮轮建造领域——三菱重工退出邮轮建造“战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有其他考虑,目前不得而知。对于中国邮轮建造企业而言,三菱重工的结局会是一种警示吗?

  从邮轮衍生市场来看,目前被国外邮轮公司垄断的邮轮运营市场,对包括中国邮轮船供在内的邮轮相关产业并不看好,中国食品几乎无法登陆邮轮。因此看似红红火火的邮轮产业,能给中国经济带来多少正面效应,不得而知。不过,目前中国的“支付宝”登陆邮轮,这是一个好的信号,也许,邮轮只是比较挑剔,对于“支付宝”这种顶尖产品,其还是愿意放下自己“高傲”的身段。那么,通过发展邮轮市场,或许能够促使中国产业实现升级换代。

  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能否实现“邮轮梦”,其实并不值得过多思量。老话说:“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取法呼下,无所得矣。”在为实现“邮轮梦”的努力过程中,或许能先取得其他各行各业的突破,那么这对中国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

===============================

 

  去年以来,邮轮巨头似乎已在收缩中国市场。然而,中国游客还在与国外邮轮文化不断磨合。中国邮轮市场将走向何方,市场容量是否已达上限

邮轮市场或达上限

■ 本刊记者  施秀芬

  在探讨三菱重工为何在已付邮轮建造高额“学费”后,还毅然决定不再涉足邮轮建造领域时,某业内人士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表示:其实日本具有邮轮建造本土配套能力,只是国内没有太多邮轮旅游的市场需求。这或许是导致三菱重工放弃邮轮建造的原因之一,当然说服力可堪商榷,但邮轮市场需求的重要性的确无法忽视。

  高速增长超5年

  对于中国邮轮市场,普遍的观点就是增长迅速,2013—2017年更甚;此外,2012年起,中国接待的母港邮轮与访问港邮轮艘次之间出现逆转,母港邮轮艘次开始高于访问港邮轮艘次(见图1、2)。据悉,母港邮轮与访问港邮轮在经济效益上不可同日而语,母港的经济收益一般为访问港的10~14倍。    

  中国邮轮经济发展不断朝该行业的高端迈进。2014年9月,交通运输部发函称,将在天津、上海、厦门和三亚四港开展邮轮运输试点示范工作,先行先试开展邮轮产业各项工作,为促进中国邮轮运输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积累经验、做好示范。2015年4月22日,交通运输部公布《全国沿海邮轮港口布局规划方案》,发布国内沿海邮轮港口布局方案:辽宁省沿海重点发展大连港;津冀沿海以天津港为始发港;山东省沿海以青岛港和烟台港为始发港;长江三角洲以上海港为始发港、相应发展宁波舟山港;东南沿海以厦门港为始发港,珠江三角洲重点发展深圳港、相应发展广州港;西南沿海以三亚港为始发港、相应发展海口港和北海港。

  巨头收缩中国市场

  重资产打造如此多的邮轮母港,真的有必要吗?业内其实一直有所担忧,因为中国邮轮市场似乎存在上限。

  从去年年报来看,三大邮轮公司——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云顶香港对中国邮轮市场的认识各有不同,其中嘉年华集团尤其确信自己在中国还拥有巨大的机会,缘于中国拥有大量的中产阶级,这是邮轮游客的主要来源,同时中国政府非常支持邮轮产业发展。今年,除了公主邮轮服务中国市场,嘉年华集团将其6%的运力部署在中国市场,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嘉年华集团的总床位为22.1万张(6%即1万多张床位);而皇家加勒比的中国市场弱于预期;云顶香港则重金打造水晶邮轮来发展亚洲地区的高端邮轮市场。

  即便在去年年报中,嘉年华集团依旧十分看好中国邮轮市场,然而其实际动作却似乎在打“收缩战”。邮轮专家寿晓渊曾撰文介绍邮轮公司从去年起逐步对供给量进行微调:歌诗达邮轮(属于嘉年华集团)宣布爱达邮轮和 “新浪漫”号邮轮进入中国不久便邀请诸多代理去国外实地考察爱达邮轮,结果回来不久就宣布无限期延迟爱达邮轮和 “新浪漫”号邮轮进入中国市场;公主邮轮(属于嘉年华集团)将在华运营仅几个月的“黄金公主”号邮轮调离中国本土;“蓝宝石”号邮轮于4月底离开中国,9月份在厦门短暂停留后也会前往新加坡,不会再次在中国“过冬”,明年直接前往欧洲运营;7月初进入中国市场的“盛世公主”号邮轮将减少在华运营时间,并于 明年9月暂时离开中国。

  皇家加勒比去年在中国部署5艘豪华邮轮,今年由于原“海洋神话”号邮轮的退役将减至4艘,相应的邮轮在港运营时间也做了相应调整。近日该公司宣布,“水手”号邮轮在明年暑期过后将离开中国和亚太地区,前往其他地区运营。不过,由于诺唯真游轮(原名挪威邮轮,去年改名)的“喜悦”号邮轮及云顶香港旗下的星梦邮轮已于今年和去年年底加入中国市场竞争,目前,中国母港出发的邮轮总数、艘次和人次仍在迅速增加。寿晓渊表示,这种势头预计将在今年冬季或明年出现反转。可见中国邮轮市场并非没有上限,而这个上限,或许就在今明两年出现。

  游客不断磨合

  此外,中国游客对来自国外邮轮文化还在不断适应、磨合,其间也曾出现各种纠纷。上海海事法院最近发布的《2016年度海事审判白皮书》(《白皮书》)显示,因天气、其他事件等因素造成航程变更而引发的邮轮游客维权、“霸船”事件时有发生。

  自去年上半年起,上海海事法院陆续受理3起游客在邮轮上受伤引起的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涉及嘉年华集团和皇家加勒比等知名邮轮公司。涉案法律关系复杂、法律规则尚待明确、专业性保险产品缺失等都为案件妥善处理带来困难。

  为切实维护和保障各方合法权益,促进邮轮旅游市场持续健康发展,上海海事法院建议邮轮旅游相关行业协会和主管部门进一步加强对合同文本的监管,推出适度平衡邮轮公司、旅行社和游客各方权益的、符合中国国情的合同范本,确定合理的免责事项条款和纠纷解决途径,减少纠纷解决的障碍。

  上海海事法院指出,从事邮轮旅游业务的旅行社应适时修订与邮轮公司、与游客之间的合同文本,注意规范合同内容,进一步明晰旅行社与游客的权利义务。尤其对于无法归责于旅行社的航程变更、免责事项等条款,应当在合同中以明显有别于其他条款文字的字体和颜色特别提醒游客注意。对于游客在船期间发生的人身意外伤害事件,应在合同中明确不同的责任主体。

  上海海事法院希望,各大保险公司和保监会等机构可研发推广专门适用于邮轮旅游的综合保险产品,由旅行社采取措施提示游客购买相应的保险,以便游客在海上旅途中一旦发生人身意外伤害后能得到比常规保险产品更全面的保障,同时也使旅行社的合法权益得到更好的维护,避免动辄被卷入纠纷。

  《白皮书》对邮轮运营各种法律关系做出如此细致的建议,可见中国邮轮游客、运营者与国外邮轮公司间的文化、法律关系等非常复杂,需要在实践中不断磨合。

 

--------------------------------------------------------------------

  不久前,中船集团与全球邮轮第一制造企业芬坎蒂尼、第一运营商嘉年华集团签订两艘豪华邮轮建造协议,最早于2023年交付;而去年,三菱重工折戟邮轮建造并决定不再涉足于该领域。三菱重工的遭遇对中国企业会否是一种警示

有关邮轮建造的各种纠结

■ 本刊记者  施秀芬

  邮轮建造号称是造船产业皇冠上的明珠,而此前该产业均被垄断在欧洲造船企业的手中。意大利芬坎蒂尼、德国迈尔造船厂和法国大西洋造船厂是全球排名前三邮轮建造企业,共承接全球约90%的订单。《2015中国邮轮发展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大型邮轮每年淘汰更新需求约7艘,新增需求约6艘,合计13艘,全球2022年前交付的邮轮建造船位基本已满,产能严重不足。而基于对中国邮轮市场的看好,大力发展本土邮轮建造或许正当其时。

  然而,去年三菱重工由于建造邮轮而落得大额亏损,并宣布不再涉足于此领域,因此,中国对邮轮建造似乎也颇为纠结。

  中船集团首造邮轮

  为加快推进豪华邮轮产业发展和项目落地,去年,中国两大造船集团之一的中船集团下属上海外高桥造船联合广船国际、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708所)和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上海船院)在上海投资设立中船邮轮科技公司(中船邮轮),其中上海外高桥造船出资1.4亿元,持股70%,对中船邮轮具有实质控制,纳入合并财务报表编制范围。

  在上海外高桥造船之外,其他三家参与方也都有相关经验。广船国际建造过多艘豪华客滚船和客船,上海船院也有15年以上的客滚船设计经验,而708所长期研究邮轮水动力等关键技术,并开展大型邮轮设计的技术研究。

  在上述中船内部合资企业之外,参与国产邮轮项目中的还有沪东中华持股40%的华润大东,这是国内唯一有大型邮轮维修改造经历的造船企业,包括“歌诗达大西洋号”和“海娜号”邮轮等都曾是其客户。

  2月22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见证下,中船集团与嘉年华集团、芬坎蒂尼签署中国首艘国产大型邮轮建造备忘录协议,中船集团联合嘉年华集团等组建的邮轮船东运营合资企业将向中船集团与芬坎蒂尼合资组建的邮轮建造公司下单,订造两艘Vista级(13.5万吨)大型邮轮。同时,邮轮船东运营合资企业还拥有另外4艘大型邮轮的订单选择权。

  经《航运交易公报》记者查阅Cruise industry news的相关资料,中国承建的这两艘邮轮单价为7.5亿美元(见表1)。也就是说2+4艘邮轮订单若全部实施,总订单价格将达45亿美元。

  在两家合资企业中,中船集团均占有主动权:在中船集团与芬坎蒂尼合资组建的邮轮建造企业中,中船集团持股60%;在与嘉年华集团等组建的邮轮船东运营合资企业中,中船集团及中投公司合计持有60%的股权。

  按照此前签署的协议,中船集团将与芬坎蒂尼共同进行设计建造,嘉年华集团也会在建造过程中进行现场监督并提供支持。邮轮建造将在上海外高桥造船进行,后者是目前中国最好的造船企业之一,其去年年底已获得来自兴业银行、浦发银行等的20亿银团贷款。

  目前还无法确定国产邮轮是否会按时交付,《航运交易公报》记者向相关人士求证时,其表示是否按期交付并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在于能不能交付。可见至少目前看来,中国在建造邮轮方面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三菱重工的前车之鉴

  也难怪上海外高桥造船对邮轮建造有些信心不足,前车之鉴——三菱重工的遭遇就在眼前。

  2011年11月,三菱重工从嘉年华集团旗下的德国子公司——爱达邮轮接到两艘大型邮轮的建造订单。因为建造过程中的困难,三菱重工2013财年非经常性损失642.26亿日元,2014财年非经常性损失695.34亿日元。

  因为设计的变化,及最后阶段的故障处理,首艘邮轮——“爱达普里马”号延迟交付,这使得三菱重工2015财年三季度录得非经常性损失达530.61亿日元。2015财年四季度,三菱重工对邮轮进行交付前的最后润色——给邮轮安装控制系统,邮轮也接受最后的检验。然而,由于该邮轮装备的是最尖端的设备,导致工期比预期的要长——主机发生更多故障;此外,客户在试航时又额外提出降噪要求。最后,“爱达普里马”号邮轮直到去年3月中旬才交付,比原计划的交付期——2015年四季度推迟了近一个季度。

  此外,因为“爱达普里马”号邮轮的延期交付,及根据客户反馈意见进行的调整,第二艘邮轮的建造工期被显著耽误了。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三菱重工2015财年四季度额外的非经常性损失为508.50亿日元,2015财年的全部非经常性损失达到1039.11亿日元。2013—2015年非经常性损失合计为2376.71亿日元(见表2)。

  去年10月18日,三菱重工社长宫永俊一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三菱重工未来将不再涉足10万吨以上级豪华邮轮建造业务,转向中小型邮轮和客滚船建造,这也意味着三菱重工已经放弃豪华邮轮建造业务。

  三菱重工已然在豪华邮轮建造方面交了巨额“学费”,却仍然放弃,可见该领域的“坑”或已经让其不愿回首。

  核心技术的游击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围绕着中船邮轮,中船集团已经提出分步发展目标,第一阶段是上述的国产邮轮的建造和交付,而在那之后将推动形成独立的邮轮船型开发能力,初步构建邮轮产业体系。届时,中船集团的目标不仅仅是建设服务中国市场的邮轮,还希望在海外竞争邮轮订单。

  另据《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获悉,中船集团已经从芬坎蒂尼处获得邮轮建造的核心技术。当然,对核心技术的问题,相关方面仍然非常敏感。

  为了防止芬坎蒂尼向中国船厂转移邮轮建造核心技术,同时担心其将订单优先安排在意大利船厂建造,STX法国的两大客户——地中海邮轮和皇家加勒比都有意收购STX法国的部分股份。地中海航运创始人、所有者Gianluigi Aponte认为,考虑到芬坎蒂尼与中船集团合作建造邮轮项目的关系,芬坎蒂尼也许会将法国的邮轮建造技术转移到中国。另外,他还担心,芬坎蒂尼可能会调整商业策略,在某种程度上制约邮轮行业的发展。因此,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利益冲突,STX法国必须保持独立。法媒透露,地中海邮轮和皇家加勒比可能会共享STX法国10%的股份。5月3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重新审查法国政府4月份与芬坎蒂尼签署的初始协议条款并进行修订。4月份,芬坎蒂尼曾与法国政府签署收购STX法国的意向书。根据意向书,芬坎蒂尼将收购STX法国48%的股权;法国将保留STX法国33%的股权以及收购否决权;意大利投资企业Fondazione CR Trieste作为独立投资者,将持有STX法国7%的股权;法国国有船企DCNS持有剩余12%的股权。

 

--------------------------------------------------------------------

  中国食品几乎难以登陆邮轮,诸如此类的壁垒,导致红火的邮轮产业至今未能大力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然而,近日“支付宝”登陆邮轮——看来邮轮高傲的身段也会因中国的顶尖产品而放下

邮轮带动产业升级任重道远

■ 本刊记者  施秀芬  特约专家  谢  燮

  宣传材料上总是说邮轮产业被誉为漂浮在水上的黄金产业,具有1:10的带动效应,将有力拉动邮轮设计制造、邮轮物资配送、港口运营服务、旅游商业商务、金融保险等相关产业发展。然而在实际运行中,中国从业者可能面临的是诸如此类的尴尬局面——因为食品安全的理由,中国食品几乎不能登陆邮轮……所以在红红火火的邮轮产业中,中国从业者或很难从中分到一杯“羹”。

  当然,近日,“支付宝”登陆邮轮——看来邮轮高傲的身段也会因中国的顶尖产品而放下,那么通过发展邮轮产业推动中国各行各业升级也许是可能的。

  邮轮船供少量突破

  中国邮轮船供业近年来一直在努力,政府和企业自身都有意愿,但目前看来最后决定权却在国外邮轮公司手里。某业内人士曾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描绘自己企业的发展蓝图:“我们现在想先搭建一个邮轮公司的食材选品平台,先聚集冷冻食品的供应商,将其食材供邮轮公司选择。”他又不安地询问记者:“我们的想法可行吗?您能否与邮轮公司通报一下,如可行我们立马上。”

  记者对此当然爱莫能助。不过不久前,“萨德”事件发酵,使得中国母港出发的邮轮不再挂靠韩国釜山港,原先习惯在那里进行邮轮物资供应的渠道瞬间被关闭,使得中国各口岸有机会实施邮轮船供。由此,从北到南,中国各邮轮港口邮轮船供的举措和成效不断出现,可谓惊喜不断。

  天津的动作

  5月11日,嘉年华集团旗下歌诗达邮轮宣布,与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签署合作框架备忘录,旨在推进天津国际邮轮母港的产业配套发展和自贸区的功能创新,完善北方邮轮市场供应链,共同推动邮轮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及中国邮轮市场的生态系统建设,打造亚洲首个邮轮物资分拨配送基地。根据合作框架备忘录,歌诗达邮轮将作为天津自贸区邮轮配送试点单位,与东疆保税港区共同合作开展进口集装箱物资邮轮配送试点。歌诗达邮轮还将积极在天津拓展邮轮产业供应链,探索在天津东疆保税港区打造邮轮物资分拨配送基地,开展供国内外邮轮的物资采购、物流、仓储、分拨、集散和供给等业务的可能性。

  厦门的行动

  经过前期的测试,6月4日首批装载邮轮食品的集装箱经“海丝航线”从越南运抵厦门,而在前期就通关单证的准备及口岸单位的报备工作已展开,在进境船舶靠港后各相关单位数据到位情况下于6月5日完成一线进境仓储转口贸易的申报,进入保税区,6月6日在海关保税科及物流科的支持下取得特殊业务核放单,货物出保税区(施加电子关锁)至邮轮码头,并顺利完成一线出境的申报放行。6月7日,厦门国际邮轮“天海新世纪”号邮轮靠泊厦门港,直供集装箱早早停靠在岸边等待海关、国检的物供核查。至此,中国首创邮轮物供“快速通道”完成。

  青岛的作为

  在船方、港方、海关与检验检疫部门的共同见证下,来自西班牙、意大利的邮轮船供物资6月8日在青岛邮轮母港顺利装载上船。据悉,青岛邮轮母港将全力打造东北亚邮轮物资配送基地,朝着“东北亚国际邮轮物资采购中心”目标迈进。

  本次船供业务由邮轮公司在全球统一采购物资,在邮轮靠泊之前通过集装箱运至大港保税库。邮轮靠泊当天将集装箱运至邮轮码头,进行拆箱供船,由海关、检验检疫、码头三方共同监督所有集装箱内物资全部上船,打造“进口集装箱邮轮物资船供直通车”运营模式。为确保本次业务顺利开展,青岛海关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前提下,以保税模式打造全程绿色通道。检验检疫局全力打造“速度最快、费用最低、服务最好”的“三最”口岸。

  作为距离日韩最近的邮轮港口,青岛邮轮母港秉承“全牌照、全过程、全物流产业链”经营理念,打造以青岛国际邮轮公司为主导的邮轮船供产业平台,抢先开展全球采购邮轮物资供应业务,打造东北亚邮轮物资配送基地,将在未来大大提高青岛邮轮母港靠泊数量,还将极大提升其在全球邮轮界的地位及影响力。本次业务是青岛邮轮母港船供战略“三步走”中的重要开端,以干货类物资为突破,逐步过渡到全品种供给,最终真正实现打造“东北亚国际邮轮物资采购中心”目标。

  邮轮青睐“支付宝”

  如果说邮轮船供因“萨德”事件而有所转机,那么“支付宝”登陆邮轮则更是一件令人振奋的消息。

  嘉年华集团近日宣布,已与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签署协议,将在嘉年华集团亚洲舰队上提供“支付宝”服务,游客将能够在邮轮旅行中以移动支付方式进行消费,更方便快捷地享受嘉年华集团旗下品牌的产品与服务。

  基于该协议,嘉年华集团旗下歌诗达邮轮将率先引入“支付宝”。该服务于6月份登陆服务于中国市场的歌诗达邮轮“赛琳娜”号邮轮,之后将陆续拓展至整个歌诗达邮轮亚洲舰队,包括“大西洋”号、“维多利亚”号和“幸运”号邮轮,及4月份入驻日本的“新浪漫”号邮轮。

  嘉年华集团旗下另一领先品牌公主邮轮也有望将“支付宝”引入其服务于中国和亚洲市场的邮轮,其中包括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并于7月份以上海为母港开启首个中国母港航季的“盛世公主”号邮轮。

  “我们很高兴看到游客能够在嘉年华集团中国和亚洲的邮轮上使用‘支付宝’,”歌诗达邮轮全球首席执行官兼嘉年华集团亚洲区首席执行官汤沐表示,“‘支付宝’作为中国领先的移动支付和生活方式平台,为游客提供覆盖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服务和资讯。此次合作正是我们不断走近消费者,了解中国游客需求,为其量身定制邮轮产品的又一例证。我们希望借此契机进一步打造更为方便快捷的船上消费方式和不同凡响的邮轮体验。”

  “与嘉年华集团的合作是‘支付宝’的又一个里程碑。”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副总裁及国际事业部COO赵颖表示,“今年春节起,中国消费者可以用‘支付宝’在飞机上购物,现在又实现了海上使用‘支付宝’。”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