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政府辅助网站
600多艘滞留杭州的船终于可以前进了!原地等了四五天的船员不再焦虑

  11月29日,滞留在京杭运河的大吨位货船船员们盼到了好消息:钱塘江水位上涨到了2.6米以上,他们的船可以通过三堡船闸了。

  此前,由于钱塘江水位低,达不到部分船舶的通航水位,不少大型船舶在鸦雀漾锚地滞留四五天了。如今滞留的船舶数量肉眼可见减少,相比28日的400艘,29日上午,鸦雀漾锚地还剩下350艘左右的船舶正等待通行。

  上午11点,记者来到了鸦雀漾锚地,探究这些滞留多天的船员生活。

  滞留锚地五天,老船长“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大多数船舶的甲板上看不见人,偶有几个站在船边望风的,也有相邻船只的船员们隔着甲板唠嗑的。

  在一片大型船舶聚集区,一位皮肤黝黑的汉子从船舱内走出,看见“邻居”打了一声招呼。

  “25号过来的,今天几号来着?”陈家兴点燃一根烟,计算着自己滞留在码头的时间,“五天吧?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老天爷不让啊。”

  长年的货船生活在他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陈家兴穿着一件不算很厚的黑色夹克,脸上有粗糙的皱纹,笑起来却很爽朗。

  作为一名跑了无数趟货运的老船长,陈家兴对这次的拥堵早有预料。五天时间,不算很长也不算短,陈家兴心里着急无奈,却也毫无办法。

  “因为每年都会有堵着过不去的情况。我这船挺大,很多地方甚至都没法停。也幸好这个锚地还算宽敞,再小点的话我这船旁边一停,后面就没有船能过去了。”在陈家兴的眼里,这几天的滞留算不上什么大事。

  陈家兴的船载着钢筋,是从上海开到富阳的。出发之前,他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果不其然,在鸦雀漾锚地,陈家兴拿到了排队号码,五百多,意味着他至少得要在五百多艘船舶通过以后才能走了。

  除了船老大陈家兴自己,船上还有两个雇佣的船员。船上的物资很齐全,食物的补给也很便利,除去等待带来的焦急感,所有人都过得挺舒适。不比夏天的炎热,这段刚入冬的时期,还不算难熬。

  “再过段时间,天气是冷起来咯。衣服都准备好了。”陈家兴对寒冷毫不在意。船舱里摆放着一个立式空调,但也只有夏天用来避暑,冬天是不开的。唯一的取暖设备是驾驶舱的一台取暖器,前两天,陈家兴就把它从柜子里拿出来了,给船内增添了一点温暖。

  “快了快了,水开始涨了。现在我前面还排着两百多号,最迟两天,我就能通过了。”陈家兴挺开心。

  养花草养宠物,一家四口船员挺悠闲

  “合肥武运5188”是一艘外观有些特别的船。船顶和船尾摆放着好几盆翠绿的盆栽,和晾晒的鲜艳衣服相互映衬,十分抢眼。船侧还立着一只大黄狗,看见生人好奇地凑上去——这是汪百发家养的宠物,黏人乖巧。

  11月24日,汪百发和妻子、父母一家四口,在平湖到富阳的路上,带着满满一船煤炭困在了锚地。

  滞留在锚地上,“无事可做”是他们普遍的状态。只能玩玩手机,或者去小镇上逛逛。

  “这船也有十年了。以前还有老乡一起运货,我们还能聊聊天,现在周围没什么认识的人,也不会串门了。”汪百发说。

  船上的生活就是他们一家人的日常。船舱内,小客厅布置得很温馨,铺着米色的瓷砖,放着一张柔软的沙发,还有一些小玩偶。放眼看去,整洁舒适。

  冰箱里,食物满满当当。

  “物资不是问题,周边买菜很方便。就是待这么多天还是挺无聊的,我们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船员就是这样的。”汪百发挺习惯这种生活,“不过前几年这个时候都没有过这么堵,今年算是特例了。”

  大黄狗“呜呜”地撒娇,汪百发斥责了几句,轻轻拍打它的头,狗子尾巴摇得更欢了。

  汪百发也开心,因为排在他们前面的船舶只有三艘了,不出意外,下午他们就可以启航了。

  钱塘江开始涨水,拥堵情况会得到缓解

  “昨天开始,钱塘江就开始慢慢涨水了,不少船也在加快通行。今天你看到锚地上船舶数量远远没有前两天多。”杭州交通港航内河执法大队中队长甄耀明解释。

  由于今年新安江大流量九孔泄洪,钱塘江河床冲刷严重,早起自然形成的沙坝被冲刷,蓄水能力变差,前几天钱塘江的水位变浅,导致了大量船舶滞留。今天,滞留状况已经开始缓解了。

  数据统计显示,今早过闸登记的船舶640艘左右,其中290左右的船舶在外围等候进入。这是一些停留在余杭、嘉兴、湖州等地的船舶。由于鸦雀漾锚地可以停泊待过闸船舶为350艘,11月26日,杭州交通港航部门采取了分流措施,从余杭开始管控,禁止余杭、嘉兴、湖州等地的船舶进入杭州航区,只有等前一波的船舶通过后才可以进入。

  “不过我们这里物资补给还挺方便,不远就是小镇和超市,他们的食物是不用担心的。鸦雀漾锚泊服务区正在进行提升改造工程,其中有修建一个小商场,工程结束后,不仅船舶补给物资更方便了,还能为广大船户提供更多不同种类的便捷服务,方便在锚地期间的船员生活。”甄耀明说,“同时,针对低水位的影响,现已完成疏浚前测量,后续将在12月对鸦雀漾锚地水域进行疏浚,疏浚后将更有利于船舶停泊秩序。”

  所幸钱塘江的水位开始增长,滞留沿岸的“大块头”船今天也可以通行了。接下来几天,滞留的船舶数量将越来越少。

  为什么最近钱塘江上水位低,淤积露滩多?

  钱塘江流域中心教授级高工任火良进行了一番分析。

  汛期过后,10月钱塘江流域进入枯水期。这段时间,上游来水会变少,钱塘江的年上游来水平均是952立方米/秒,往年这个时候的来水量大约在350立方米/秒,而最近这段时间,来水只有约200立方米/秒。

  为什么最近来水会比较少,主要是和上游几个水电站发电情况有关。

  比如,今年汛期泄洪的新安江水电站,这两个月几乎不发电,这就意味着,新安江水库机会没有水流到下游。

  还有,每天都在发电的富春江大坝,它也只在白天发峰电,夜间不发电,这就意味着,晚上下游是没有来水的。

  水电站发电少的原因,是基于最近的干旱天气。目前,我省多地已启动抗旱应急响应,各地水库的主要任务是保供水,也就是要多蓄水的意思。

  钱塘江上游来水少,但是下游依然有取水的需求,比如,杭州的珊瑚沙水库,萧山沿岸的一些工业企业,杭州市的取水总量,大约是100立方米/秒。

  也就是说,目前一共大约200立方米/秒的上游来水,有一半要被取走,剩下的一半才会流到下游。

  我们再来说说,钱塘江杭州段的段面。江面窄的地方只有800米,平均宽度大约是1公里,和下游海宁段平均2.6公里的宽度比,杭州段确实窄了不少,因此也就更容易淤积。

  江道凹面的地方受潮水冲击,凸面的地方则恰恰相反,容易形成淤积。大家应该记得,去年小时新闻记者写过,钱塘江出现大面积沙坎的报道,说的就是江滩淤积的成因。

  复兴大桥与西兴大桥、彭埠大桥现有江道宽在1200米左右,由于江道淤积,低水位时实际过水断面更小。

  大潮汛时低水位比小潮汛高0.5~0.8m,这几天是大潮汛时期,明天至12月2日,低水位比今天可能会抬高0.2~0.3m。

  12月3日起,由大潮汛转向中潮、小潮汛,低水位将持续走低,至12月10日左右为最低,低水位比今天的低水位还低0.5m左右。

  最近,任火良路过九堡大桥南岸的时候,也发现了最近江滩淤积得比较厉害。

  俗话说“大汛之后有大旱”,恰好也印证了今年钱塘江上的变幻莫测。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