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烨集团举牌成长航凤凰第二大股东

  “不死鸟”长航凤凰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这一次是股东举牌。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烨集团)蛰伏8个月终于举牌,与一致行动人山南华资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资创投)拿下5%的长航凤凰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长航凤凰目前境况有点难过,2015年回归A股后,业绩未有起色,并陷入到新的困局中,对应公司股价也从2015年12月18日的最高21.6元跌到了目前4元附近,这一次,南烨集团入局会带来新的希望吗?

  南烨举牌

  8月15日晚,长航凤凰(000520,SZ)发布公告称,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华资创投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方式增持5060.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构成举牌。其中,2019年1月8日至8月15日,南烨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4178.4万股长航凤凰股份,占股本总额的4.13%;2019年5月20日至8月6日,华资创投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882万股长航凤凰股份,占股本总额的0.87%。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南烨集团和华资创投买入方式与一般举牌投资者大多连续买入不太一样。他们分批买入并反复买入卖出,似乎在努力降低持股成本,非常有耐心。

  长航凤凰披露的信息显示,南烨集团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5.2亿元,公司股东为两名自然人,李杨持股90%,李晚成持股10%。

  长航凤凰的公告中还表示,此次权益变动未导致公司第一大股东发生变化。长航凤凰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航海运),持股比例为17.89%,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为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2.91%,南烨集团持股2.63%为第三大股东,在此次权益变动后,南烨集团将成为长航凤凰第二大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顺航海运在今年年初就被曝出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2月18日,长航凤凰发布《关于法院受理公司控股股东破产清算申请的公告》,在公告中提示其公司实际控制权可能发生变更。

  重组多舛

  2014年5月14日,长航凤凰发公告称公司股票因其“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2年、2013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而暂停上市。

  为恢复上市,此后公司原控股股东中国长江航运(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长航集团)作价10亿元向顺航海运转让其持有的长航凤凰18.1亿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7.89%),顺航海运从此成为长航凤凰第一大股东。

  2015年8月18日,长航凤凰在宣布恢复上市后又进行停牌重组,2015年12月5日长航凤凰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其拟以全部资产及负债与顺航海运旗下港海(天津)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海建设)100%股权等值资产部分进行置换,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注入港海建设100%股权,其时此交易作价约78.7亿元,而置换差额76亿元由长航凤凰发行股份支付。

  据港海建设官网,其主营业务为港口与航道疏浚工程、吹填造地工程、水工工程等。以上交易完成后,长航凤凰主营业务本应将由内河航运转变为疏浚吹填,但之后由于港海建设申请“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及海外施工资质事宜未获交通运输部批准,港海建设相关施工协议未能如期开工,以上重组的推进也因此受到影响。

  此后,这项重组可谓坎坷恼不断:2018年5月,顺航海运、长航凤凰实际控制人陈德顺被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8年9月,媒体爆出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港海建设破产重整申请;2019年1月,顺航海运也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破产清算申请。2019年7月16日,长航凤凰公告称,控股股东顺航海运的部分持股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解除轮候冻结,外界认为这表示顺航海运的破产清算正在推进。

  而长航凤凰本身也是举步维艰,人事持续动荡:2018年6月,其海运事业部管理团队大部分员工辞职,2018年12月,其大件事业部管理团队部分员工辞职,2019年1月,其全资子公司武汉长航船员有限公司管理团队部分员工辞职,2019年7月,董事赵传江辞职。

  据7月12日长航凤凰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上半年公司盈利2300万元到2800万元,同比下降45.38%到55.13%。其业绩下降原因为“2019年上半年原向长航货运租入的船舶租赁期满后无法续租,公司总体运力大幅减少,海运效益较同比大幅减少”。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