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频繁辞职 中谷物流冲击A股“野心”大

  凭借去年一部《红海行动》而“出圈”的船公司中谷海运集团有限公司,连带着旗下子公司上海中谷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谷物流”)也备受瞩目,此番冲击A股,显示出了这家号称“集装箱航运界的顺丰”的中谷物流的“野心”。

  然而在自身毛利率走低,与同行水平存在差距的情况下,中谷物流未来能否创造更大的盈利空间还是未知数。与此同时,报告期内高管频繁变动或也为这家“网红”公司增添了些许不确定性。

  毛利率低于同行

  成立于2010年的中谷物流,主营集装箱物流相关业务。

  2016-2018年,中谷物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82亿元、56亿元、80.78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7.19%、44.24%。

  同期中谷物流的净利润分别为4.56亿元、4.06亿元、5.53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0.88%、35.95%。

  相比于业绩的增长,中谷物流的毛利率水平不太乐观,低于同行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2016-2018年,中谷物流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3.91%、15.3%、9.55%,而同期同行上市公司中远海能、宁波航运、招商轮船、中远海控、中远海特、长航凤凰、安通控股七家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0.95%、18.36%、15.91%。

  可见中谷物流毛利率水平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一截,在目前我国内贸航运由于政策壁垒、门槛过高等原因形成寡头垄断市场的情形下,行业内中远海控、安通控股等公司早早布局抢滩资本市场,毛利率较低的中谷物流,不知该如何提高自身竞争力。而且在当今国际局势下,燃油成本只增不减是中谷物流绕不过去的“坎儿”。

  2016-2018年,中谷物流燃油成本分别为1.44亿元、2.62亿元、6.12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82.3%、133.87%,除其自有运力增长导致外,油价为高涨的燃油成本“添砖加瓦”。

  同期中谷物流重油平均采购单价分别为1,903.17元/吨、2,780.77元/吨、3,378.08元/吨,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6.11%、21.48%。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5年,我国海事局就已印发通知对船舶使用的硫含量燃油进行严格限制,随着环保政策的趋严,物流运输离不开燃油的中谷物流,未来可能会产生更多环保成本。

  高管频繁变动

  此次IPO中谷物流声称将采取“完善公司治理、完善标准化管理体系”的发展计划,但对比其报告期内的多起处罚,此计划稍显“打脸”。

  早在2016年,中谷物流就曾因未经海事机构批准载运污染危害性货物进出港口被海口海事局罚款2万元。此后两年间中谷物流也没有吸取教训,多次因未按规定向海事管理机构办理申报船舶载运污染危害性货物进港手续而受到处罚,甚至在2019年又因此收到罚单,可谓“屡教不改”。

  在同一个毛病上“跌跟头”频繁的中谷物流,其高管任职变动也颇为频繁。

  2015年9月18日,中谷物流由有限公司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同月即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夏国庆为总经理,周百伟、张建刚、杨金妹为副总经理,陈海华为第一届董事会秘书,谢佳丽为财务总监。

  然而好景不长,在此后两年里,中谷物流的高级管理人员好似拉开了频繁变动的“大幕”,而此或显示其内部存在某些问题。

  2016年8月,中谷物流副总经理张建刚辞职。时隔一年不到,2017年6月,中谷物流董事会秘书陈海华、财务总监谢佳丽相继辞职,尔后中谷物流选举谢乐平担任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选举岑国辉为副总经理。

  2018年3月,副总经理周白伟因身体原因辞职。同年4月,谢乐平提出辞职,距离其被选举成为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仅仅过去了10个月左右的时间。不久中谷物流选举孙瑞、李永华、李涛为公司副总经理,选举李涛为公司董事会秘书,选举曾志瑛为财务负责人。

  中谷物流高管缘何变动如此频繁,外人已不得而知,但此举或违反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发行人最近三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

  正在A股大门外排队等待的中谷物流,能否如愿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还要拭目以待。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