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排放限制生效不会推迟,选择哪种方案成难点

  基本可以肯定,国际海事组织(IMO)的硫排放限制的生效日期不会推迟。但是,选择哪一种应对方式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行业官员警告称,任何希望国际海事组织限硫规定与压载水管理公约推迟生效的人恐怕要失望了。

  “2020年,我想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没有回头路可走。”一位业内人士上周在新加坡举办的海事论坛Mare Forum Singapore 2018上表示。

  类似的观点同样在近期出现:“如果硫排放限制的生效日期也被推迟(压载水管理公约之后),IMO将失去公信力,那么,IMO在未来想要顺利实施任何约定都将面临重大障碍。根据现实,2020年将生效的硫排放限制被推迟的概率非常非常小。”

  这与IMO秘书长林基泽Ki-tack Lim的声明——限硫行动“开弓没有回头箭”相对应。

  除了使用低硫燃料,还可以使用混合燃料或天然气石油,对于远洋船舶而言,最适合的两个主要替代选项为安装海水洗涤器和采用替代燃料LNG。

  到目前为止,只有相对较少的船东选择安装洗涤器,成本为300万~400万美元。Moretti说,到2019年将会有大约320艘船舶安装洗涤器。如果越来越多未安装洗涤器的高硫燃料运输船被禁,将可能会触发更多的人投资洗涤器。

  船东Coco Vroon安装洗涤器的经验不是太过乐观。“我们有五艘船舶安装了洗涤器,他们不是经常被使用,但是它们需要大量的关注。”他说。

  在美国行驶时,Vroon使用洗涤器将含硫量1%的燃料将至0.1%,但如果他们能处理含硫量3.5%的燃料则是另一个问题了。“我们所使用的洗涤器能否处理含硫量3.5%的燃料我们还并不知道。这基本上是硫酸了。”他说。

  Erasmus Shipinvest Group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ohn Su表示,市场支持需要船东大胆投资洗涤器。“如果BDI冲击3000点,每位船东都会安装洗涤器。”他说。其他人则对洗涤器的需求面不那么乐观。“我并未看到很多干散货船东赌博洗涤器。”德鲁里的集团董事总经理Arjun Batra表示。

  选用液化天然气作为动力是另一个重要选项,当石油价格很高时,这被视为一个低成本的解决方案,且现在被视为环保选项,因为他们排放物不含有硫氧化物或者氮氧化物。

  Moretti指出,燃料存储设施的可用性和LNG船舶运营的技术方面还存有问题。

  Vroon说,他们寻求替换配有洗涤器的船舶,液化天然气是“自然选择”。但他指出,液化天然气作为船用燃料如何实现安全供应,未来将会如何定价。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