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航运遇上区块链:有人在砸钱 有人想上车

  1月16日,马士基集团和IBM宣布共同组建合资公司,通过区块链技术提高全球贸易的效率。

  从疯狂上涨的比特币到莱特币、迅雷玩客币等,一时间,各种“币”成了区块链技术的代名词。区块链鲜有人能说清,反而炒币让大家津津乐道。

  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应用较为“成功”的产品,其想象空间远不止于此。不过,不同于互联网的底层基础建设属性,区块链更多是一种企业层的应用。

  一位马士基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集团将和IBM建立一个全球贸易数字化平台(GTD),所有贸易参与方都将在平台上获悉各流程、各单证文件的批复等重要信息,从而提高物流效率。

  早在2016年6月,马士基便与IBM合作,构建基于区块链和云计算技术的新型技术。此后,杜邦、陶氏化学、休斯顿港、鹿特丹港社区系统、荷兰海关、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等机构都利用GTD进行试点。

  马士基并非孤独探路人。2017年8月,现代商船也完成了首次区块链实验。在一艘冷藏船从釜山至青岛的航行途中,现代商船和合作伙伴检验了区块链在多个流程中的应用,各方通过公钥加密共享文件,并在船舶进港、离港时对核心业务数据进行了无纸化操作。

  业内人士、上海国际航运信息中心特约撰稿人孙世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区块链在航运领域的应用主要是提升行政和财务效率,从这些案例不难看出,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运用层面尚属浅表,且技术落地仍需时间。

  那么,区块链技术到底将如何变革航运界?中国企业在此过程中是否具备弯道超车的机会?

  一枝鲜花的贸易之旅

  这是IBM此前公布的一个区块链项目。

  肯尼亚是鲜花种植基地,荷兰拥有全球最大的花卉交易市场。一枝鲜花从肯尼亚出口到欧洲,供应链的流程有多复杂?

  鲜花从种植到出口,花农和出口商首先要向银行贷款,出口前需经检验检疫,然后通过当地海关。在此过程中,鲜花要经物流公司到达肯尼亚的蒙巴萨港。

  集装箱在港口装船后,马士基的万吨巨轮满载鲜花集装箱从蒙巴萨港出发,经过20天左右的海上航行,到达荷兰鹿特丹港。上岸以后,在肯尼亚发生的一系列流程还要在荷兰重复一次。

  一位博士学者完成的跟踪调研显示,这桩跨国供应链案例中,参与方有近10家,参与角色约30个,包含的单证或文档共计200多份,低效重复劳动难以避免。

  这些文档和鲜花的流动构成了物流和信息流。因为涉及银行贷款融资,还存在现金流,整个贸易流程本质上“三流合一”。

  在传统解决方案中,生产商、贸易商、银行、港口、海关、物流公司等都有自己的业务系统,数据保存在这些核心系统中。几乎所有公司的数据库都不可能开放,在B2B场景中,跨系统整合是相对松散的。

  总体而言,整个供应链的流程周期长、环节多、透明度低。例如,货物抵达某运储企业后,货主可能发现无法跟踪,因为该企业“内部数据不对外”。同时,参与方对各自数据有绝对控制权,数据遗漏或被篡改的风险也很大。

  孙世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航贸业操作习惯相对固化,诸多环节仍需人工操作,以陆上运输端为例,送仓时会核对出运数目,到了储运企业,需要再次安排专人确认出运数据并通知客户。

  马士基和IBM合作的区块链便要解决这些纸质提单问题:由于数据即时录入区块链,各参与方的数据又能同步共享,可省去大量重复性录入工作。更先进的是,不管是花农、贸易商,还是海关、商检、银行,都能随时掌握货物动态。

  在此过程中,基于参与方的天然互信,上下游各方可以共同维护、更新同一共享的数据库账本,其中,P2P技术保证内容同步,密码学保证隐私性和不可篡改。

  “可以理解为这是马士基管理流程的一次革命性优化。但整个供应链的参与方显然不止马士基一家,中间还有众多服务商。”一位航运电商平台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在传统的贸易模式中,这些链条不可能打通。

  中国企业的超车机遇

  马士基表示,合资公司预计在六个月内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即将商业化的两个核心功能,一是建立“海运信息通道”,提供端到端的供应链可视化服务,二是实现无纸化贸易,使单证文件备案数字化、自动化,降低清关和货物运输的时间和成本。

  马士基强调的是成本和效率。在新闻稿中,马士基提及,全球每年运输的货物价值超过4万亿美元,消费者每天使用的物品中有80%以上通过海运,处理和管理运输这些货物所需的交易单证文件成本预计最高可达运输成本的20%。

  孙世杰表示,无论是马士基和IBM的合作,还是现代商船的尝试,都体现出区块链技术在航运领域的应用才刚刚开始。即便是安永建立的航运险区块链平台,也是在解决当前航运保险中存在的“生态链过于复杂”的问题。

  2017年9月,安永携手区块链专业公司Guardtime、马士基集团、微软等企业,宣告创建全球首个航运保险区块链平台。这一全球性区块链平台将保险客户、保险经纪、保险公司和第三方机构通过分布式分类账户相连,该账户包含了客户信息、风险类别和风险敞口等,以及保险合同相关信息。

  在此案例中,区块链的意义仍在于减少数据的手动输入,从而降低对账难度及行政成本,继而提高效率、增加利润。孙世杰认为,这说明区块链技术在当前阶段仍不成熟,多数项目也的确还在实验阶段。

  松禾远望资本创始人、迅雷创始人程浩也在近期的一次论坛上表示,区块链技术在很多领域都可以应用,但还相对比较早期,各个公司都还处于探索中。

  统计显示,在区块链技术开发方面,目前航运业内大约有100个项目正在进行,国内也有企业试图切入,例如部分航运电商平台正在咨询区块链项目的可操作性。

  “如果能打通这些链条,倒不失为平台创造价值的一种方式。”孙世杰表示,这或许是继移动支付之后,中国企业另一次超车机会。

  但他同时指出,目前国内企业不仅面临着区块链的技术短板,而且交易规模也没有达到足够的量级,甚至有些企业自身的管理还停留在老旧阶段,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谈区块链建设是“空中楼阁”。

  孙世杰认为,对大多数航贸企业而言,可以先借鉴区块链技术的理念,优化企业的操作流程,另外,也只有在企业的信息化水平得以提升后,才有机会更顺畅地与外部系统对接。“区块链技术是对现有组织架构和固有流程的颠覆——体现在企业间、企业与政府机构间的协同模式的变化层面。”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