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全球船用燃料变局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的动力,开启了船舶运输时代。当“煤时代”退出历史舞台后,船用燃料油开始扮演重要角色,并推动船舶运输进入全盛时代,尤其在近几年,市场状况不好,各种新船、大船层出不穷,人工成本增长,运费持续走低,燃料成本成为船东盈利的关键。那么,未来燃料又会在全球航运贸易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变与不变

  古人用“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来比喻通过某种迹象,可以预知事物的发展方向。预知未来,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和掌控未来,提升适应变局的能力。航运业亦如此,作为航运业运营中的重要一环,对未来燃料发展的预测自然不可或缺,正如英国劳氏船级社(LR)全球船舶业务总监Tom Boardley所言,航运业正在经历一场转变,管理好“今日”不断增长的运营成本,并达到满足环境要求的成本效益,就要求船舶运营者对“明日”做出正确预判。毋庸置疑,燃料是现阶段市场运营的最关键要素之一,燃料成本控制会直接影响利润率。全球各个机构也对全球能源进行未来10年、20年等不同时间段的预测分析,其中,劳氏也针对航运业发布了《2030全球船用燃料发展趋势》。那么,这份报告预测的依据是什么,又采用了什么样的分析方法呢?

  首先,整个分析预测是基于集装箱船、散货船、杂货船和油轮等四大船舶类型。为什么选择这四大船型?报告指出,上述四大船型的燃料消耗约占全球航运业燃料总消耗的70%。同时,分析预测还对2030年航运业的管控做了三种假定:一是所有外界管控情况基本不变,称之为维持现状情景(Status Quo);二是管控范围遍及全球,称之为全球共同情景(Global Common);三是全球在管控方面“各自为政”,各国拥有各自的管控规则,称之为竞争国家情景(competing nations)。这三个情景代表了世界航运业在2030年可能出现的不同的发展情景,可能由现在的商业化逐渐变得更加全球化或者更加本土化。基于上述船型和假定,报告评估了多种可用燃料的发展潜力,包括传统燃料和替代燃料。传统燃料指船用化石燃料,代表性燃料是船用蒸馏油(船用柴油和船用汽油)以及不同成分的残油、重燃料油和低硫重油。替代能源指液化天然气、甲醇和氢能、生物替代品等。研究结论认为,未来型燃料,必须具备四方面的特质:一是必须可供船舶使用;二是必须拥有足够好的成本效益;三是必须拥有相比现有和即将出现的能源技术相抗衡的足够竞争力;四是必须能够满足现行和未来的环保要求。

  那么,在三个不同情景模式下,不同燃料的未来前景又将呈现哪些不同特点呢?

  三种格局

  首先,在维持现状模式下,假设贸易无大变革,经济呈现平稳增长,快速管控变化不存在,航运会发展,但程度有限。如假设0.5%的低硫油限制依旧在2025年实施,那么到2030年重燃料油依旧占整个燃料份额的一半以上。对于大多数的船队,尤其是油运行业,重油依然被认为是最具成本效益的选择。会有相当比重的船队,主要是旧船,依靠船用柴油和船用汽油来满足ECA要求。可能这并不是最佳选择,但对一些船舶而言,这依然是仅有的可实现的技术选择。2020年到2025年,低硫重油使用比重会增加,在2030年,替代燃料比重将有重大改变。LNG应用将逐渐增加,首先是化学品船及成品油轮,其次是散货船以及杂货船。2030年,化学品船及成品油轮将占到30%的份额。由于燃料价格和贮存成本问题,LNG将更适用于小型船舶。虽然会有一些集装箱船安装LNG储罐,但在整个船队中的比例很小。

  在“全球共有”情景下,我们假设全球燃料硫含量有统一要求,以此规则为基础,也是持续使用重油燃料的主要原因。不同于维持现状模式,由于低硫重油价格的原因,高低硫重油使用比重不会太大,相反会有更多投资追加到洗涤器设备等技术中。碳排放方面政策会更加严厉,氢能源使用会增加,2030年在非传统燃料中将占9%,2050年则有大幅上升,并在所有船型燃料中占有较大份额。LNG和氢能对传统燃料的替代,首先会出现在散货船、化学品船和成品油轮中。也就是说,在“全球共有”情景下,国际贸易的显著增长,可能会促进LNG和氢燃料的使用。

  在“国家竞争”模式下,报告给出的LNG应用份额最小,而传统重油,报告给出的数据是60%。与“维持现状”模式相比,从2025年开始,船用柴油与船用汽油所占份额将更少。由于各自管控法规的特点,管制的不确定性和不断增加的壁垒,增添了浓重的保护主义色彩。LNG的应用,并不十分明朗,在“国家竞争”模式下,要求管控规则的稳定以及有吸引力的价格,所以传统重油在价格上占有优势。相比于前两种情景,LNG在化学品船及成品油轮上的应用将有较强劲的增长,到2030年,份额可达15%。其他船型也将出现类似趋势,但在油轮行业,传统重油的应用份额非常大。这说明,非传统燃料市场份额的推动来自于传统燃料油价格和排放立法,而不是独立的商品增长预判和相关的运输需求。总的来看,重油市场份额尽管有所降低,但使用总量还在增加,并未减少。2030年,重油的需求量将比2010年增加23%,这对控制船只温室气体排放并未带来积极影响。

  新能源替代

  根据《2030全球船用燃料发展趋势》预测,接近半数或者三分之二的油轮、散货船和集装箱船将在2030年之前继续使用重油,而正如LR环境顾问Dimitris Argyros所言,从依赖重油到使用替代燃料将会是一个较长的转变过程。

  得出这一结论的依据何在?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窥斑见豹。一是从重油的使用率来看,研究报告认为,重燃料油在2030年之前使用率依然很高,在“维持现状”情景中,约占47%的市场份额,在“全球共有”情境中,约占58%份额,在“国家竞争”情景中,约占66%份额;二是从各个船型对替代燃料的使用份额来看,化学品船和成品油轮可能成为最早使用LNG燃料的船型,在“维持现状”情境中,LNG大约占该船型燃料消耗总量的31%。但其他船型方面,曾提出的11%使用LNG的发展前景,在2010年根本没能实现。《2030全球船用燃料发展趋势》认为,2030年,全球船舶能源消耗量有望翻番,其中,新型燃料相比重油会增长更快一些。

  总的来说,新型船用燃料替换现用重燃料油仍需花费多年时间,完全颠覆现有船舶燃料的构成在未来16年内是不可行的,LR表示,2030年之前,重油依旧是船舶燃料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未来重油的使用比重并非一定会减少,也并非减少便好。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新闻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一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