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需转载请与《航运交易公报》杂志社联系。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全国水路运输类中文核心期刊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主管
上海航运交易所主办。
徐祖远:防范航运业数字化应用风险
  2019-12-04

徐祖远:防范航运业数字化应用风险

  近期,航运业似乎看到了亮光。在转型与发展的耦合作用下,航运业最大的兴奋点是如何从信息化时代走向智能化时代;最大的焦点是谁将在变革中被淘汰出局;最大的关注点是智能化给行业带来机遇的同时,还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所有这些可从区块链、数字化的应用、风险和防范中逐一了解。

  应用日益广泛

  近几年来,航运市场一直在尝试利用新技术推进转型发展,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信息共享等方面确实进展很快,已经被看作航运业新的发展动能。最热的无非是区块链,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中国在区块链的领域拥有良好的基础,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的创新发展,积极推进区块链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区块链技术,或许是引领新时代航运的新潮流。

  区块链有两个基本特征——去中心化和安全性。这两个特征应用到航运业,实际上就会去掉中间商,各个节点之间相互验证,任何一个节点都不能私自改变契约要件。同时任何一个节点如果遭到破坏,不会影响整个系统的正常运作,可以减少单证流转的时间、成本,提高效率,显著节约成本,是未来航运发展新趋势。

  区块链在班轮业的表现尤为突出,几乎所有班轮公司都参与其中,这将为集运的数字化、标准化和互通性开辟新的操作途径。

  随着新技术的转化率和成熟度不断提高,航运业在自动化码头、自动引导运输车和5G连接的自动桥吊等方面有了重大突破。

  在航运服务方面,包括航运电商在内,目前中国各类型的航运互联网平台超过200家,成为推动行业变革的重要力量,传统的航运业已形成“互联网+”的新模式、新业态。

  在智能船舶、智能动态航运监管、应用场景监测方面,中国也有不俗的表现和良好的成效。从而可见,数字化给行业带来的商业价值是巨大的,给航运业带来无限可能。航运界都非常重视此波数字化的浪潮,英国、新加坡等国家相继出台有关新技术的发展战略,中国也已发布《智能航运发展指导意见》,目的都是为了不被这个时代变革的潮流所淹没和抛弃。

  潜在的风险性

  航运在数字化进程中的风险是潜在的,且目前呈高频上升趋势。这两年发生的事件引起了航运界高度关注,2017年马士基遭受病毒攻击;克拉克森遭遇未经授权的计算机访问系统事件,入侵者获取数据后向克拉克森索取巨额赎金;据说中国某企业云系统,平均每天被入侵3万次。所以系统智能化程度越高,参与的人越少,一旦发生事故可能造成的后果越严重。

  航运业在数字化过程中的潜在风险,一是网络攻击风险。据悉,未来十年,网络攻击以及数据窃取对航运业影响较大,排在全球经济危机、航运低碳、新环保法规、地缘政治紧张之后。对于航运业来说,攻击的不仅仅是岸上操作系统,还有可能针对海上航行船舶及船东日常商业运营过程进行攻击,很多病毒通过邮件、U盘,个人终端上恶意应用的软件携带进入系统,形成系统瘫痪。这样的风险,特别是对船上指挥、操作系统进行严重破坏,可能会导致船毁人亡。

  二是信息安全风险。主要是业务数据泄露,会导致航运企业蒙受重大经济损失。现在很多航运企业都在从事大数据研究,很多航运企业的信息安全风险主要来自于部分信息技术功能业务外包、数据共享开放、多源数据融合、电商平台等等,还有内部人员缺乏安全意识,个人数据不正当使用造成事故。

  三是系统故障安全。主要是由于信息技术故障导致无法开展正常业务。当前,航运业对电脑的依赖程度明显上升,电脑一旦瘫痪,所有操作全部停下。自动化程度越高,港口操作系统若出现故障,带来的是港口瘫痪的严重后果。大量的数据处理,如果没有可靠的保障系统支撑,可能造成严重崩盘。

  四是操作失误风险。操作失误历来是航运风险的主要原因,2016—2017年14828个航运责任险中的75%是人为因素造成。数字化使人参与决策程度降低,但人在操作中带来的失误风险仍不可避免。不能认为有了自动系统,操作人员就可以不担责任地去操作。

  五是数据垄断导致数据黑洞。数据化以后,一些企业凭借先发展起来的航运优势,不断垄断行业数据,这种垄断带来的最大影响可能导致政府行政管理被动。

  六是航运治理和监管重构风险。当数字航运、智慧航运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将改变原有流程,或者进行流程再造,港口经营和航运服务不再采用传统模式,服务边界将变得非常模糊,出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业态。因此,现行国际航运监管手段将不再适应新业态,在覆盖面和约束力上存在制度真空风险。

  如何防范风险

  针对以上风险该如何防范?第一,提高网络安全意识。调查显示,在全球五十大船公司中,44%的船公司网络安全防范十分薄弱。2019年全球海事问题跟踪报告显示,对网络攻击和数据窃取、自动化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准备程度还处于较低层面。网络安全仍是最薄弱环节,许多事情都是因为人对系统的错误操作所造成。

  第二,应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具有可信度高的特点,通过应用区块链技术,在航运交易平台系统中,构建一个全新的身份管理系统,让篡改难以隐匿。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架构,也可以使航运企业的网络、调度、结算系统更加干净透明,令黑客无所适从,区块链技术也能使得数据篡改无所遁形。

  第三,建立风险防范机制。目前很多国家和组织相继出台有关网络安全的指南。2016年,国际海事组织海事安全委员会及其便利运输委员会已经同意将网络安全纳入议程,以保护和增强网络系统弹性。

  第四,建立有效的网络安全管控制度。首先要审视企业本身的安全,整个网络系统,包括岸上和海上的每一个环节都要进行风险评估,确定哪些系统、数据和接口没有受到保护,进入的数据会出现哪些风险要予以关注。其次评估各个环节出现各种风险可能遭受的损失,企业可以聘请网络专家、制定网络安全相关政策和策略。总之,应当建立起适合自身架构及运行机制的网络信息安全管控制度。

  第五,备有应急预案。在安全网络的风险控制上,要注意事前科学防;事中有效控;事后及时补。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文章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沪ICP证B2-20050110
    | 网站简介 | 著作权声明 | 使用协议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交通网站 | 本刊地址:上海市浦东大道981号305室
    邮编:200135 传真:021-65853262
    编辑:021-65853259 发行:021-65853228
    记者:021-65853206 行政:021-65853202
    广告:021-65853228
    主办单位:上海航运交易所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及转载
    ©2001-2015 www.Chineseshipping.com.cn 中华航运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