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需转载请与《航运交易公报》杂志社联系。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全国水路运输类中文核心期刊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主管
上海航运交易所主办。
自贸港探索与“明斯基时刻”
裴 钰  2017-12-26

  自贸港探索重心工作应是监管的再造,给监管设置法律的笼子,有力提升港内监管的信用,夯实港内监管的法律基础

  新时代的未来五年,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警惕“明斯基时刻”,金融整顿成为市场总基调。在此前提下,砥砺展开自由贸易港(自贸港)探索,尤以监管再造为重心,稳字当头,不宜过急过快铺开,亦须克服消极拖延。

  自贸港改革核心内容

  自贸港改革的核心内容是金融服务业的自由化,即实现资金、人员、信息的“跨境”充分自由化,包括资金跨境流动的大进大出、快进快出;人员签证的跨境便利(免签);信息的跨境全网共享,实现境内、境外的一体化、公平化、法制化,如允许外资控股金融机构,实施严刑峻法打击逃税洗钱等金融犯罪。

  目前,部分区域的自贸港草案,其主线依然局限于保税区层面,而非更高层次的自贸港,改善外汇管理方式,调整税收优惠政策等。照此推进,无非是多增设若干个保税区(名义上叫自贸港)。

  2017年10月19日,央行行长周小川指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量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刻就会出现‘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是我们要重点防止的。”周小川警示的“明斯基时刻”,指经济体的风险突然全面暴露,触发资产价格暴跌,大范围违约爆发,诱发金融体系系统性崩溃。

  警惕“明斯基时刻”风险

  中国目前并不存在“明斯基时刻”风险。中国实施严厉的资本管制,资金跨境流动并不自由,不存在境内资金快速外逃,资产价格瞬间崩溃。

  “明斯基时刻”的体制诱因是跨境的金融自由化,而“跨境的金融自由化”恰恰是自贸港的一项基本制度。由此,一个忧虑自然冒出,即在经济增长持续下行、人民币汇率波动、信贷高杠杆的预期之下,自贸港会不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自贸港内,从政策角度讲,不应存在资本与汇率管制,境外资本快进快出,港内人民币自由化,境内资本亦会自由进出。从资产角度讲,资产价格泡沫是必然,一听自贸港改革,首先蜂起的投机客,炒楼炒股的投机想法,业已妇孺皆知。一旦自贸港改革失序,过急过快,必然踩踏周小川的警告红线,触发“明斯基时刻”。

  自贸港落闸(境内关外)只是手段,正如笔者于2014年11月24日在本刊撰文《自贸区新的诉求与隐忧》所言,关键在于监管当局隔离多个自贸区,使其成为奉行市场经济的孤点,落闸并非探索的主要目标,明确探索的重心所在,才是当务之急。

  未来两年,境内金融整顿趋严,资本与汇率管制趋紧,相关人事安排尚需磨合稳定。由此,自贸港探索的重心不是谋求建立单一的交易市场,也不应盲目的推广复制,如果盲目复制,就会导致逃税盛行,洗钱泛滥。

  笔者认为,重心工作应是监管的再造,给监管设置法律的笼子,有力提升港内监管的信用,夯实港内监管的法律基础。第一,完善与自贸港匹配的独立司法制度,向港内下放司法终审权,试点试行。不断弱化政策(行政指令)引导,不断强化监管的稳定性、合法性、可预期性。第二,融合社会治理创新,在港内试行解除户籍管制,开放全网服务。第三,只有监管信用提升,才会确保港内金融稳定,在此基础上,试发港内自有货币,锚定美元,从根本上保证人民币资产安全。总之,自贸港探索,应先架桥铺路,不再“摸着石头过河”,应死守中国金融系统性稳定的底线。

 
相关附件下载

  • 相关文章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沪ICP证B2-20050110
    | 网站简介 | 著作权声明 | 使用协议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交通网站 | 本刊地址:上海市浦东大道981号305室
    邮编:200135 传真:021-65853262
    编辑:021-65853259 发行:021-65853228
    记者:021-65853206 行政:021-65853202
    广告:021-65853228
    主办单位:上海航运交易所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及转载
    ©2001-2015 www.Chineseshipping.com.cn 中华航运网版权所有